土耳其總統艾爾段宣布即將出兵敘利亞東北部。分析認為,當地美軍和庫德族民兵分心迎戰土軍之際,伊斯蘭國將得到突破機會,親敘利亞政權的部隊也可能順勢搶下敘東的油田。

安卡拉近幾年已兩度跨境進入敘利亞展開軍事行動,包括於2016年8月24日至2017年3月29日間的代號「幼發拉底河之盾行動」(Operation Euphrates Shield),目的在打擊激進武裝團體伊斯蘭國(IS)並阻擋當地庫德族戰士往邊界挺進。這項行動的成果使土耳其掌控敘北賈拉布洛斯(Jarabulus)和巴布(Al-Bab)。

擊敗IS後,土耳其於2018年1月20日展開代號「橄欖枝行動」(Operation Olive Branch),和結盟的敘利亞武裝反對勢力敘利亞自由軍(Free Syrian Army)共同掃蕩庫德族民兵團體人民保衛軍(YPG),並於同年3月18日拿下原由庫德族民兵掌控的敘利亞西北部阿夫林(Afrin)。

YPG是造成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盟國土耳其、美國摩擦的主因之一。安卡拉認為YPG是在境內浴血叛亂逾30年的庫德工人黨(PKK)在敘利亞的分支。土耳其、美國和歐洲聯盟都認定PKK是恐怖組織。但YPG是擊敗IS的要角,曾與美軍並肩作戰,為華府在敘利亞的盟友。

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矢言在敘利亞幼發拉底河(Euphrates River)東岸建立緩衝區,以逼迫庫德族民兵遠離邊境,並將土耳其接納的大批敘利亞難民重新安置到當地。

土耳其境內現有逾360萬敘利亞難民,艾爾段計劃將其中200萬人重新安置到上述安全地帶,藉以減輕土耳其的經濟負擔,並且緩和因為接納了全球最多的難民而造成的社會緊張。

這項難民重新安置計畫若付諸實行,則阿拉伯裔敘利亞人的移入,將有效「稀釋」庫德族人口,達到阻撓當地成為庫德自治區的目的,這有助於安卡拉打擊口中所謂的「庫德族恐怖分子」。

安卡拉認為華府支持庫德族在敘利亞尋求自治,因此已經威脅多時,將不惜出兵反制庫德族重新劃分區域勢力範圍的企圖。眼看時序入秋,若再拖下去,11月入冬後,坦克將難以在泥雪中操作,這是土耳其打算迅速行動的原因,也因此幾乎沒有與華府進行最後磋商的餘地。

土、美軍事官員8月7日針對在幼發拉底河東岸設置安全地帶一事達成共識後,艾爾段便一再要求擴大緩衝區範圍,並威脅若安全地帶於9月底無法根據安卡拉想要的版本落實,土耳其只好「自己來」。

雙方對於緩衝區的深度始終喬不攏。安卡拉希望從幼發拉底河東岸到伊拉克邊境間,沿著480公里長的邊界線設置19英里(約30公里)深的安全地帶;但華府和庫德族部隊只接受9英里(約15公里)深。雙方對於安全地帶由誰主導也沒有共識。

一直在試圖化解兩個盟友安卡拉和敘利亞庫德族間緊張關係的華府徒勞無功,現在艾爾段即將揮軍的目的地早有美軍駐守,不管土耳其再怎麼限制自身軍事行動,都難免會對敘利亞東北部的逾1000名美軍構成巨大壓力,尤其美軍還與艾爾段出兵目標的庫德族部隊密切合作。

土耳其部隊和國防裝備上個月進駐東南疆尚勒烏爾法省(Sanliurfa)待命。艾爾段5日宣布於「今天或明天」對敘利亞幼發拉底河東岸採取陸空作戰行動後,敘利亞內戰軍事同盟敘利亞民主力量(Syrian Democratic Forces)回應,「若土耳其無端發動攻擊,我們將毫不遲疑地對整條邊界展開全面戰爭」。

NATO盟國土耳其、美國關係早已緊張多時,一般認為,因為美軍與YPG一起駐紮在敘利亞東北部,艾爾段不會想冒激怒華府的風險而全面入侵當地。安卡拉催逼設置安全地帶,自上個月以來已與美軍在相關地區展開6次空中聯合任務、3次地面巡邏。

專研敘利亞議題的華府智庫戰爭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War)助理研究員鄧福德(John Dunford)指出,土耳其很可能會鎖定敘北拉卡省(Raqqa)邊界城鎮特爾阿布雅德(Tel Abyad)進行有限度軍事任務,藉以迫使美軍和YPG接受安全地帶的要求。

但鄧福德為文指出,與此同時,IS正準備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展開越獄。由於YPG主導的軍事同盟敘利亞民主力量(SDF)必須從敘東的拘留設施調派兵力迎戰土軍,當打擊IS不再是SDF的優先要務,IS將有機會加快腳步執行越獄計畫。

而土耳其的攻勢也將危及SDF在敘東代爾祖爾省(Deir ez-Zor)重要石油設施的形勢。

伊朗支持的民兵和敘利亞政府軍已進一步鞏固在代爾祖爾省的地位。鄧福德認為,這個支持敘利亞總統巴夏爾.阿塞德(Bashar al-Assad)政權的聯盟現在可能利用美軍和SDF分心迎戰土軍的機會,發動攻勢搶下當地油田。

(中央社)

#敘利亞 #利亞 #土耳其 #庫德 #庫德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