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曉玫笑稱,《極相林》的創作核心在於展現「人體所能承受之痛」。(國家兩廳院提供/王寶兒台北報導)
何曉玫笑稱,《極相林》的創作核心在於展現「人體所能承受之痛」。(國家兩廳院提供/王寶兒台北報導)
何曉玫表示,讓舞者舞上觀眾席的主意,其實是源於祭祀經驗。(國家兩廳院提供/王寶兒台北報導)
何曉玫表示,讓舞者舞上觀眾席的主意,其實是源於祭祀經驗。(國家兩廳院提供/王寶兒台北報導)

以椅為地,舞者登場不在舞台。國家文藝獎得主、編舞家何曉玫的舞作《極相林》,造就了舞者從觀眾後方神秘現身、將觀眾席視作另一個表演場地,或爬或舞、奔向舞台的奇觀。何曉玫笑稱,《極相林》的創作核心在於展現「人體所能承受之痛」,「我想舞者是很能體會的,他們跟我說,踩在觀眾席上像是在走健康步道一樣。」

何曉玫表示,讓舞者舞上觀眾席的主意,其實是源於祭祀經驗,「農曆七月會有很多不同類型的祭拜儀式,有時候要拿裝水的臉盆,有時候要等供桌上的半炷香,這種儀式深入我的生活經驗,進而累積了許多想像,讓舞者跳上觀眾席的開場,其實就是從想像而來的召喚儀式。」

《極相林》的開場表演,是舞者身著全白而筆挺的服裝,從觀眾席後方緩緩入場,爬上觀眾席,踩著椅緣,用舞蹈、爬行或跨步的方式,逐步登上舞台。配合昏黃燈光,及規律的背景音樂,舞者的姿態顯得更加神秘而鬼魅。

何曉玫表示,在舞者的服裝上,也刻意讓它帶點「紙紮人」的味道,舞台則像是召喚舞者前去的神龕,「我們在祭祀的時候,都會燒掉一些紙紮的東西,是給另一個世界的祝福。而舞者上舞台後,會登上一張桌子,那張桌子也是從供桌幻化而來,象徵某種我們內心深處的情感,你沒辦法說清,但你知道你要好好珍惜。」

《極相林》曾在去年的關渡藝術節中演出,當時的舞者在一道道雷射光線下,極盡扭曲身軀,將身體彎曲到極致。相較去年演出,此次《極相林》作為「2019舞蹈秋天」的閉幕式,何曉玫刻意將雷射光線換成了紅色,象徵祭祀儀式內的紅燈及火焰,讓舞者在舞台桌上再度呈現人體所能承受之痛。

何曉玫分享,《極相林》的創作核心理念,是探索「痛苦」的本質,「痛苦是每個人都想避免的、最害怕的,但『痛』卻是最能夠讓人記得的。我努力找出『痛』的正面意義,便是讓人感覺自己還存在,且如果我們能超越『痛』,那是不是代表我們擁有比它更強大的力量?」

何曉玫認為,舞者是最能承受「痛」的群體,「所以我不斷讓他們的身體維持在極限的位置,會非常不舒服,甚至真的痛得讓人受不了,但有趣的是,舞者的生命在這個時候會爆發出來,那種能量是很可貴的。」

「2019舞蹈秋天」於10月10日至11月24日,於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雲門劇場演出。

(中時 )

#舞者 #觀眾席 #舞台 #儀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