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駱駝山遠眺大林蒲,重工業廠區的輝煌燈火成了他們唯一的風景。(袁庭堯攝)
從駱駝山遠眺大林蒲,重工業廠區的輝煌燈火成了他們唯一的風景。(袁庭堯攝)
大林蒲與高雄市區隔著中油、台電等廠區遙望,是工業城中的孤島是事實,但多年來淪為選舉政治操作籌碼,當地居民對於藍綠政黨失望,不抱信心。(袁庭堯攝)
大林蒲與高雄市區隔著中油、台電等廠區遙望,是工業城中的孤島是事實,但多年來淪為選舉政治操作籌碼,當地居民對於藍綠政黨失望,不抱信心。(袁庭堯攝)
不少大林蒲當地老居民時常想念過去乾淨、原始的海岸小漁村風光,對於爭議多年的遷村議題感到惶恐與心力交瘁。(袁庭堯攝)
不少大林蒲當地老居民時常想念過去乾淨、原始的海岸小漁村風光,對於爭議多年的遷村議題感到惶恐與心力交瘁。(袁庭堯攝)

(22:02更新內文) 大林蒲遷村議題爭議不止,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8日晚間在臉書貼文公布「大林蒲遷村案核定」喜訊,儼然大玩貍貓換太子戲法,避談重點。真正主角「新材料循環產業園區」尚未報編,大選前夕刻意操作遷村字眼,讓大林蒲人痛罵根本騙票。高市府都發局更呼籲中央儘速完成報編並擬定遷村安置專案計畫,市府才能代辦、啟動遷村工作。

2015年9月蔡英文競選政見正式提出循環經濟概念,要打造「新材料循環產業園區」。2016年7月時任行政院長林全裁示「大林蒲遷村計畫」納入該園區規劃。2017年8月,林全裁示經濟部為「需地機關」,統籌遷村所需經費及安置土地,並委託高市府代辦遷村相關先期規劃及籌備工作。

因此,蔡政府2016年擬定要在大林蒲設置「新材料循環產業園區」,可說是真正啟動大林蒲遷村的主因。都發局也強調,從來沒有直接遷村的依據與法規,遷村必須依附在開發計畫之下,當年紅毛港就是配合「大林商港區建設計畫」辦理遷村。

經濟部規劃,「新材料循環產業園區計畫」為發展能源、物料循環再利用的新型態園區,未來將引進綠色循環、高值材料產業,預估可新增約210公頃產業用地,帶來320億元投資金額,創造16000個在地就業機會。行政院8日核定該計畫經費為1045億元,其中包括大林蒲遷村經費589億元,預計於2021年中完成「產業園區報編」作業,2023年底完成大林蒲遷村。

換句話說,該計畫雖已核定,但「可行性規劃」、「環境影響評估」及「都市計畫變更」等產業園區報編作業沒完成,就不會有「遷村安置專案計畫」。都發局表示,遷村安置專案計畫原本在2018年時就能產出,但中央一拖再拖,導致如今最快也要等到三年後才看得到遷村計畫。但既然中央宣布計畫核定,就等同宣告遷村這條路勢在必行。

據了解,經濟部自2017年11月將第一版計畫送交行政院審議後,卡在590億元遷村經費難產,計畫歷經三次退回修正,2019年5月遲遲推出第四個版本,還引發中央地方論戰,計畫最後仍因各部會意見歧異、園區自償率太低、法規不符等疑義遭退回。經濟部於7月、第五度送出修正計畫內容後,終在10月8日過關。

高雄健康空氣行動聯盟理事長黃義英是大林蒲當地居民,他不解為何最初時任市長陳菊說「因為不捨大林蒲人遭受汙染、才辦理遷村」的說法,最後變成「因應新材料循環產業園區計畫需地、大林蒲人必須遷村」。

黃義英強調痛批,「新材料循環產業園區」計畫核定從前院長賴清德時代喊到現在,中央從未到大林蒲開公聽會、向當地居民解釋清楚計畫細節,根本就是黑箱作業。

「大林蒲人早就被騙習慣了,還被污名化是死要錢!」鳳興里長洪富賢質疑,589億元遷村補償經費是否足敷使用,政府喊出的補償承諾最後會不會走上協議架構或直接徵收,實在很難說。大林蒲人要如何相信補償、遷村後能換得真正無污染的生活?

都發局強調,2017年市府便陸續完成遷村民意、土地及地上物的普查,也做了地方資源及文史保存調查,目前須待中央完成園區正式報編後,市府才能依法對土地進行協議價構,明確處理遷村問題。目前只能繼續推動寺廟普查、專案辦公室定期會議等前置準備工作。

而大林蒲居民最關心的「私有住商土地一坪換一坪、建物專案全新重建價格補償」等承諾也包含在這次行政院核定的「新材料循環產業園區」計畫中,民眾可放心。市府也承諾未來會再協助居民向中央爭取符合通貨膨脹、時價的明確保障。

(中時 )

#計畫 #林蒲 #園區 #大林 #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