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除死刑聯盟今天舉辦座談會邀請前死囚蘇建和、紀錄死刑犯的法籍攝影師克里斯托夫‧梅賀等人對談。蘇建和提及,在看守所遭羈押的過程中中,曾經吃了10年的冷水泡麵,也因為每晚帶著腳鐐睡覺,至今腳仍凹陷,也體會到「人權是重要的」,出獄後才會一直從事人權相關的工作。

今天是第17屆的「世界反死刑日」,本屆的主題為「兒童,隱形受害者」,探討每個死刑定讞的案件裡,整個審判過程中,加害者孩子的生心理狀態,往往是被忽略的,廢死聯盟認為,當這些子的父母被宣判死刑甚至執行死刑,這些孩子承受著沉重的情感負擔。

今年獲得多項金鐘獎「我們與惡的距離」中探討死刑犯及其家庭的影響,廢死聯盟執行長林欣怡表示,因為「我們與惡的距離」讓社會對死刑有了更多的討論與思考,或許在戲劇中會比較支持廢死,但無論支持死刑與否,社會仍要有許多的溝通與討論。

至世界各地拍攝死刑犯、親屬及相關陪審團的克里斯托夫‧梅賀說,他拍攝的作品中,有一名是死刑犯的兒子,每每談起其父親就會淚流滿面,久久無法自已。

蘇建和回憶,早年看守所的環境不太好,吃了十年的冷水泡的泡麵,即使睡覺還要帶著2公斤的腳鐐,至今腳上的凹痕還在,在小小的舍房待光是一整天十分痛苦,出獄後也體認到人權是重要的,才會一直做相關的工作。但出獄後才發現,縱使無罪判決,仍無法申請良民證、甚至遭警察臨檢時還持槍直指他是重大刑案犯罪人。

(中時 )

#死刑 #人權 #死刑犯 #聯盟 #蘇建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