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邦年度主力Alpine Eagle腕表是St. Moritz腕表的進化版,藉此向聯合總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致敬。(CHOPARD提供)
蕭邦年度主力Alpine Eagle腕表是St. Moritz腕表的進化版,藉此向聯合總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致敬。(CHOPARD提供)
蕭邦Alpine Eagle系列鑽表,36mm,115萬1000元。(CHOPARD提供)
蕭邦Alpine Eagle系列鑽表,36mm,115萬1000元。(CHOPARD提供)
蕭邦Alpine Eagle系列藍面腕表,36mm,33萬5000元。(CHOPARD提供)
蕭邦Alpine Eagle系列藍面腕表,36mm,33萬5000元。(CHOPARD提供)
蕭邦Alpine Eagle系列精鋼與玫瑰金雙色腕表,42mm,65萬6000元。(CHOPARD提供)
蕭邦Alpine Eagle系列精鋼與玫瑰金雙色腕表,42mm,65萬6000元。(CHOPARD提供)
蕭邦Alpine Eagle系列珍珠母貝面盤鑲表,36mm,47萬7000元。(CHOPARD提供)
蕭邦Alpine Eagle系列珍珠母貝面盤鑲表,36mm,47萬7000元。(CHOPARD提供)
蕭邦Alpine Eagle系列精鋼與玫瑰金雙色腕表,36mm,53萬2000元。(CHOPARD提供)
蕭邦Alpine Eagle系列精鋼與玫瑰金雙色腕表,36mm,53萬2000元。(CHOPARD提供)
蕭邦年度主打Alpine Eagle腕表在細節融入老鷹的元素,如鷹般高貴倔傲、睥睨群雄。(CHOPARD提供)
蕭邦年度主打Alpine Eagle腕表在細節融入老鷹的元素,如鷹般高貴倔傲、睥睨群雄。(CHOPARD提供)
蕭邦Alpine Eagle腕表的表帶設計,源自老鷹翱翔天際的雙翅。(CHOPARD提供)
蕭邦Alpine Eagle腕表的表帶設計,源自老鷹翱翔天際的雙翅。(CHOPARD提供)

鷹是鳥中之王,高貴倔傲、睥睨群雄,蕭邦(CHOPARD)年度新款表Alpine Eagle腕表,即是以阿爾卑斯山上的老鷹為名,是蕭邦Scheufele家族祖孫三代聯手設計,乘載著父親對子女的期望,以及Scheufele家族不斷創新、傳承經典的感人故事。

在眾多珠寶腕表品牌當中,蕭邦是很特別的品牌,負責經營的Scheufele 家族不僅執掌品牌經營,也參與設計,兄妹檔Karl-Friedrich和Caroline很早就嶄露設計才華,以獨特的時尚品味為品牌注入新創意,並在2001年從父親手中接下總裁大位,哥哥負責腕表,妹妹則負責珠寶。

1980年,蕭邦第一款以不鏽鋼打造的運動腕表St. Moritz,即是出自Karl-Friedrich Scheufele之手,是蕭邦進軍腕表年輕市場的重要指標,迄今一直是品牌的暢銷表款之一。當時的他。才只有22歲。

40年後的今日,他的兒子Karl-Fritz提出改良St. Moritz的構想,據悉總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原本遲疑不決,Karl-Fritz只好向祖父Karl求援,在祖父的暗中協助下,研發進階版Alpine Eagle腕表。老總裁Karl說,40年前,他從兒子的身上看到他的才華與潛力,如今他在孫子的身上也看到了。

家族第三代Karl-Fritz提到當他Alpine Eagle腕表送到父親面前時緊張忐忑的心情,「我見到父親的嘴角上揚,他看到這支表的潛力,並同意發表上市!」而總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也被兒子的堅定信念所打動,正如他在40年前獲得父親的首肯一樣。巧的是,Scheufele家族的第三代新血Karl-Fritz,今年也是22歲。

Scheufele祖孫三代都愛鷹,Karl-Friedrich Scheufele更是保育阿爾卑斯山老鷹的慈構機構Eagle Wings的創始會員,祖孫三代以非凡創意和對老鷹的熱愛,研發這款全新Alpine Eagle系列,重新詮釋40年前經典腕表St. Moritz,表與表帶融為一體,表帶就像是老鷹展開雙翼的翅膀,表盤的放射形雕花源自鷹眼,指針源自老鷹羽毛,而精鋼的冷冽光澤更猶如阿爾卑斯山的冰川,藉此向聯合總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致敬。

據傳,老鷹會將羽翼已豐的雛鳥驅離巢穴,甚至從懸崖推下,逼迫雛鳥學會飛行,得以翱翔天際。Scheufele培育歷代傳人,也像老鷹雛鳥學飛的過程一般,歷經嚴苛的考驗,才能成為制霸天際的君王,Alpine Eagle系列腕表凝聚了蕭邦父子三代親情,是父親對子女的慈愛和期望,也有保育生態的意涵。

(中時 )

#腕表 #蕭邦 #老鷹 #父親 #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