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軸登場的2019諾貝爾經濟學獎出現50年來第2位女性得主,分別由美籍印度裔經濟學家巴納吉(Abhijit Banerjee)、法裔美籍女經濟學家杜芙蘿(Esther Duflo)、美國發展經濟學家克雷默(Michael Kremer)三位學者共得,他們獲獎是因為運用實驗性方式減輕全球貧窮問題。

諾貝爾評選委員會指出,現在全球仍有7億人口僅仰賴極低所得過活,每年約有500萬名未滿5歲的兒童死於貧窮,死因通常是能夠事前預防或是以低成本簡單治療的疾病,此外,目前全球約有半數兒童離開校後仍不識字,或是缺乏基礎算術能力。

2019諾貝爾經濟學獎出現50年來第2位女性得主,分別由美籍印度裔經濟學家巴納吉(Abhijit Banerjee)、法國女經濟學家杜芙蘿(Esther Duflo)、美國發展經濟學家克雷默(Michael Kremer)三位學者共得,他們獲獎是因為運用實驗性方式減輕全球貧窮問題。

今年3位學者共同獲得,是因為他們找到新途徑,為打擊全球貧窮提供可靠答案,這套方法將貧窮這個大議題分化成較小、能夠處理的小問題,例如提供最有效改善兒童健康的干預措施,3位學者的研究發現讓人類在實務上改善貧窮的能力大幅提升,其中一項計畫更造福超過500萬印度兒童,讓他們從學校的補習輔導計畫中受益。

法國女經濟學家杜芙蘿是法國開發援助經濟學家,她是繼2009年美國女學者歐絲壯(Elinor Ostrom)之後,第二位榮獲經濟學獎的女性得主。杜芙蘿現年46歲,是「貧困行動實驗室」(J-PAL)聯合創始人,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擔任發展經濟學教授。

她出生在巴黎的基督新教家庭,父親是數學教授,母親是醫生,8歲時,她原本打定主意,要成為歷史學家,中學時專修文科,後來考入巴黎高等師範學校主修歷史。不過,她在和當時任教於巴黎高等師範學校的皮克提深談後,決定轉攻應用經濟學,走上了經濟研究之路。她不但是女性,也是諾貝爾經濟學獎最年輕的得主。

杜芙蘿和印度裔的得主巴納吉是夫妻檔,兩人於2015年結婚,他們都服務於麻省裡工學院。他們所工作的貧困行動實驗室以科學方式研究區域經濟不振的原因,從農業、衛生、教育與治理等主題找出關鍵原因以減少貧困,他們也和政府、非政府組織、捐助者及其他機構建立夥伴關係,分享知識、投入資助,截至2018年,透過J-PAL分支機構研究,進行有效經濟援助的受益者已達4億人。該實驗室甚至受到比爾•蓋茲讚揚,他曾表示:「對我來說,J-PAL是堪稱偉大的團體,他們調查出的科學證據,可以使我們的扶貧能力更加有效。」杜芙蘿指出,政策制定者或許會把窮人概括化,認為他們徹底絕望,或是很懶惰,而沒有去了解箇中原因。

巴納吉的元配是在麻省裡工學院擔任文學講師的涂莉(Arundhati Tuli Banerjee),他們是一起在加爾各答長大的青梅竹馬,1991年生下兒子卡比爾(Kabir Banerjee),他也是麻省裡工學院校友,但已於2016年3月辭世。後來巴納吉與原為他博士指導生的杜芙蘿同居,18個月後結婚,兩人在2012年生下小孩。

哈佛大學發展經濟學家克雷默現年54歲,他和同事於1990年代中期在肯亞西部學校進行實驗,測試一系列改善學生成績的干預式措施。

克雷默與巴納吉、杜芙蘿夫妻檔後續經常發表類似的研究成果,他們的實驗計畫遍布印度等其他國家,他們的實驗研究法現在完全支配了整個發展經濟學領域。

文章來源:Press release: The Prize in Economic Sciences 2019

(中時電子報)

#諾貝爾 #經濟學獎 #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