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潘迎紫、謝祖武、林辰唏、湯志偉等人主演的全民大劇團全新劇作《最後一封情書》將於本週首演,該劇以愛情詐騙包裝善終議題。飾演潘迎紫女兒的林辰唏感嘆自己戲裡戲外處境意外重疊,當初她為了癌末的媽媽接演這部戲,排練期間卻面臨媽媽過世的喪親之痛。潘迎紫心疼地說:「之前我劇中會叫辰唏的名字小娜,後來我問她媽媽都怎麼叫她,我現在都叫她『寶貝』!」

林辰唏(右)剛遭逢喪母之痛,《最後一封情書》裡的媽媽潘迎紫給她很多溫暖。(全民大劇團提供)
林辰唏(右)剛遭逢喪母之痛,《最後一封情書》裡的媽媽潘迎紫給她很多溫暖。(全民大劇團提供)

林辰唏表示,媽媽從被宣布癌末到離開只有三個月,「本來覺得她會好起來,會來看我演出,因為她一直都是我最忠實的觀眾,而且這齣戲都是她喜歡的演員,她會努力讓自己好起來」。當初接到飾演腦癌末期的潘迎紫女兒角色時,她其實有點傻眼,但後來反而把這看成一個很好的過程,「現實人生中我們永遠要學習這件事,只是不知當它來的時候是什麼樣子。而我自己的靈魂和現實、戲劇,本來就是一直重疊的」。

她感嘆跟媽媽之間還是有好多事來不及說,話好像講不完,如果真要說有什麼遺憾,就是媽媽不能來看戲,「一直以來,從我入行到現在,她都會收集我的報章雜誌,是我最忠實的觀眾,看完還會跟我分享感覺,我接這齣戲時在家大聲讀本、練習走位,她也一直默默陪伴」。她很感謝兩歲半的兒子超貼心,「他說希望阿嬤去當小星星,因為覺得阿嬤打肚子裡的怪獸打得很累了」,也感謝還有家人陪伴,因為她跟媽媽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媽媽走後她滿怕回家的。她謝謝身邊演員和這部戲逐漸治癒她,她也嘗試用不一樣的心情,以較幽默、開心的方式看待生命,正式演出時導演也會幫媽媽留一個位置。

她說很感恩自己身邊不只一個媽媽,還有很多個媽,前幾天金鐘編劇徐譽庭傳簡訊跟她說「我是媽。我一直都在」,讓她覺得很溫暖,這些認識的長輩們在精神上給她很大的支持。

團長謝念祖表示,劇團剛好陪林辰唏走過這段過程,之前林辰唏接到醫院發病危通知還是來排戲,大家希望她回去陪媽媽,但她仍敬業希望好好工作。他說《最後一封情書》裡最難的也是為親人做抉擇,「但是我們要相信,無論做出來的抉擇最終是好是壞,這些抉擇的出發點都是出自於愛。」

潘迎紫與謝祖武在戲中談戀愛。(全民大劇團提供)
潘迎紫與謝祖武在戲中談戀愛。(全民大劇團提供)

首度演出舞台劇的潘迎紫說自己壓力太大,經常睡兩小時就醒了,想著劇情、想著舞怎麼跳,想著想著就天亮了,而且一直做惡夢,連身邊好友也跟著一起做惡夢。她說當初是想要挑戰,心想電視劇什麼角色都演過了,加上導演他們很有誠意親自到香港邀約,所以她決定咬著牙嘗試一下。其實她一向怕上舞台,對舞台有恐懼感,就連出席頒獎典禮只是講兩句話,也怕得要死,只因為害怕很多人的眼睛都盯著她,這次有一直調適,本來自己都忘了快要上舞台,直到粉絲提醒「開始倒數計時、要進館了」,她又開始緊張。聽到謝祖武說他剛排練一周就想打退堂鼓,她笑說:「我到昨晚還在打退堂鼓呢!其實我每一分鐘都在打退堂鼓。」

在劇中飾演因腦癌而努力追求新生活的潘迎紫,從台灣息影之後在美國居住一段時間,後來因父母年邁而回到香港,她說現在母親高齡百歲,身體硬朗健康,但對於母親終有一天得離開,潘迎紫仍說要做好準備:「因為我父親很近年才離開,所以現在更珍惜與媽媽相處的每一分每一秒。有事沒事就會摟摟她,在外工作也會打給她,雖然有時候也會想說老後誰來照顧我,但我可以去養老院啊。我可以自己一間一間看。」

潘迎紫表示自己在戲中的結尾,會寫下「最後一封情書」給謝祖武,她說這封情書也希望提醒觀眾「即時說愛」,她說:「我們亞洲人都比較害羞,常常對別人的喜歡或是讚美都會忍在心裡不說,但人有旦夕禍福,愛不及時說出來,可能就會成為永遠的遺憾。」

潘迎紫、謝祖武等人主演的《最後一封情書》即將首演。(全民大劇團提供)
潘迎紫、謝祖武等人主演的《最後一封情書》即將首演。(全民大劇團提供)

第一次主演舞台劇的謝祖武,將與劇場老手湯志偉搭檔演出愛情詐騙檔。謝祖武表示十分感謝湯志偉在劇場對他這位劇場新手的照顧與教導,但面對演出在即仍是少不了緊張,「為了避免上台找不到情緒,現在每次排練我都會將情緒衝到120%,要流的眼淚一滴都不會少。」而與劇團合作過多檔戲的湯志偉則笑著表示,「與全民大劇團合作,會變成全能演員!雖然戲中我是以『騙』為業,但我真不覺得有人會做臨終陪伴的投資,太不符合經濟效益了!但愛情詐騙是個有趣的開頭,提供一個讓人省思的起點。」湯志偉十分期待這週首演的結果,「這次的作品是編導與演員從頭開始就一同參與在創作過程,希望觀眾可以在觀看的時候,能感受到創作者的主張並有所感動。」

#潘迎紫 #謝祖武 #林辰唏 #湯志偉 #最後一封情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