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姓男子的印尼籍妻子「小安」外遇,與顧姓男子車震嘿休後,發現懷孕,她不確定孩子的父親是誰,受道德良知譴責而向丈夫坦承外遇。豈料,周男控告她及顧男妨害家庭,撤告後,另請求兩人連帶民事賠償精神撫慰金100萬元。台中地院以兩人侵害周男的配偶權,判決連帶給付25萬元,仍可上訴。

「小安」與顧男外遇,兩人在2017年2月間曾在顧男車上嘿咻,「小安」在2個月後發現懷孕,因不知道肚子裡孩子的父親是誰?對台灣風俗又認識不深,且自認行為違背道德良知,只好據實向丈夫坦承外遇。

豈料,周男控告「小安」與顧男妨害家庭,並以兩人藕斷絲連,仍繼續聯絡侵害他的配偶權,請求連帶精神撫慰金100萬元。

「小安」辯稱,她因一時去理智而外遇,但早在2017年4月間向丈夫坦承,並未強詞狡辯或與顧男藕斷絲連,事後,她即盡心照顧家庭。丈夫遲至同年8月15日控告她與顧男妨害家庭,但當庭撤告,經檢察官不起訴處分。

「小安」主張,丈夫既然已寬宥她,就不能因反悔或其他因素而對她提起損害賠償,且情事發生迄今,她與丈夫共同生活,丈夫請求民事賠償,不應准許。此外,「小安」稱,丈夫自2013年起就不務正業,從事人力仲介翻譯工作及政府補助以為生,對她惡言相向、極盡刁難,兩人婚姻關係惡化實須歸責丈夫。

顧男辯稱,他與「小安」僅發生1次性關係,因女方不願持續不倫關係,就沒再連絡。而男為報復及恐嚇,還蓄意找他的前妻告狀、索賠,還寫黑函到他的公司、打電話騷擾他。

顧男說,檢方對妨害家庭案予以不起訴,周男對他仍極度不諒解,理應提出救濟,但周男並未採取法律救濟,且「小安」也回歸家庭,全力照顧子女,並未再與他有何牽連,周男不能將夫妻間感情出現變化,歸咎他要求負責。

法官認為,周男雖曾撤銷刑事告訴,僅表示不再追究「小安」與顧男的刑事責任,與請求民事賠償分屬二事,「小安」與顧男通姦,確實侵害周男的配偶權,而判決兩人連帶賠償精神慰撫金25萬元。

(中時 )

#丈夫 #外遇 #家庭 #賠償 #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