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與新加坡在週日(10月20日)簽署國防協定,期望在未來增加中星兩方的陸、海、空軍演習,並且建立定期的防長間對話。 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提醒,此事也可能波及我方中華民國與新加坡的長期軍事互動關係,政府相關單位必須所有重視。

新加坡亞太新聞台(Channel News Asia)報導,新加坡國防部長黃永宏與中國大陸國防部長魏鳳和在週日完成《國防交流與安全合作協定》(ADESC),使新加坡國防部(MINDEF)與中共人民解放軍(PLA)之間的交流正式化,以後將會有具體的合作,包括軍艦入港、雙邊演習,部隊相訪和交叉授課等。

黃永宏表示,在目前中美處於緊張氣氛下,新加坡仍希望與各方都保持良好關係,該協議僅是新加坡的友善路線,與中國大陸的軍事合作,是為了保持新加坡的安全和穩定。

黃永宏強調,ADESC 是過去兩國在過去十年的防務關係的顯著成果,不是突然的決定。

根據ADESC 的內文,新加坡與中國大陸除了現有的國防合作之外,還會增加以下幾項新的合作領域:

致力於規範和擴大陸軍、海軍和空軍之間的雙邊演習和互動。

雙邊演習會先訂立《部隊互訪協定》。

與中國大陸建立相互後勤保障安排。

建立定期的部長級對話,並且在新加坡的香格里拉對話、北京香山論壇等多邊會議期間,繼續進行高層互訪。

建立雙邊熱線。

軍事院校和軍事參謀團之間的交流。

新加坡與大陸這完成國防合作協定的簽署,對我方有什麼影響? 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認為,新加坡與大陸已經有長期的軍事交流,早在2008年,就已簽署國防事務交流與安全合作協議(Agreement on Defense Exchange and Security Collaboration),但在過去十年間,由於受限於客觀戰略環境與外交情勢,再加上雙方軍事部隊主觀上,缺乏互信與理解,因此整體交流仍限於高層偶爾互訪,以及高等軍事院校交換學員,在其他方面嚴格來說進展並不顯著。

大陸與新加坡早已有聯合演訓,往後會更為頻繁。(圖/新加坡國防部)
大陸與新加坡早已有聯合演訓,往後會更為頻繁。(圖/新加坡國防部)

但是在經過十年的磨合後,本次新訂的協議顯然雙方關係更上層樓,可以預見星與中兩方,在未來都會有大規模的陸、海、空三軍演習訓練計畫,而且有可能逐漸成為常態。這也不難預測,在過去數年間,北京對於新加坡所主辦的香格里拉對話一直相當支持,相同的,新加坡也對北京香山論壇儘量捧場,透過多次正面互動,總算是讓雙方軍事外交關係穩定升級。

其實兩邊的關係在過去幾十年都相當不錯,交流亦算是相當頻繁,那為何軍事的互動就要花上十幾年的時間呢?這是因為新加坡外交政策的細心,因為新加坡必須考量好幾件事,包括與美國的關係,以及與東南亞週邊各國的觀感。

美國是新加坡重要的軍備與核心軍事系統供應國,美國的濱海作戰艦也都以新加坡為支援港,因此在與北京發展關係時,如何不使華盛頓產生疑慮,就必須花費更多功夫進行溝通與說明。

而另一個關鍵節點就是東南亞政局,需知新加坡是以華人社會作為主體,但又身處由其他民族為主流之東協政治圈內,如何不讓東協鄰邦產生疑慮,此亦須戒慎恐懼站穩立場,免得另生枝節產生外交困擾。尤其是東協國家與中國大陸在南海存在領土爭議,新加坡更不願在與北京往來時,讓東協盟邦覺得會損傷到其國家利益。

當然,新加坡與台灣的關係也一直保持友善,也有軍事的交往合作,以新加坡細膩的外交政策,顯然也不會突然中斷與我方的現有關係,但是我方也要仔細維持與新加坡的往來,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表示,北京似乎並未堅持新加坡要先放棄與我交流合作關係,但儘管如此,吾人仍然不可掉以輕心。

張競指出,新加坡的星光部隊長年在台灣進行演訓,事實上,大陸很早就提出願意提供更好的場地,因此現在我方已面對大陸的競爭了,假若我方與新加坡軍事交流合作,在質量上比不上大陸,或是訓練演習成果不夠理想,使新加坡感覺在台灣進行的演習不夠有效與划算,那麼他們有可能會逐漸調整策略,要是如此,這就不能怪大陸了,而是我們自己不爭氣,吾人不能怪新加坡精打細算。

張競強調,與盟邦軍事交流時,本來就是防人之心不可無,現在既然新加坡國防軍要與解放軍提升合作關係,我方保密安全防護措施亦須配合檢討,交流合作項目與質量亦須更加審慎,國軍經常在與盟友互動時,為表達善意而被熱忱沖昏頭,這將是未來與新加坡軍事進行交流時,必須嚴肅面對課題。

文章來源:Singapore, China sign defence agreement to scale up army, navy exercises, establish regular dialogue

(中時電子報)

#新加坡 #中國大陸 #軍事交流 #魏鳯和 #黃永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