諮芮勞務管理公司總經理陳瑞珠。
諮芮勞務管理公司總經理陳瑞珠。
外送員在大街小巷間搶時間送餐,不僅安全問題值得重視,就連相關意外險及勞健保等議題也必須持續關注。(本報系資料照片)
外送員在大街小巷間搶時間送餐,不僅安全問題值得重視,就連相關意外險及勞健保等議題也必須持續關注。(本報系資料照片)
目前台灣各大都會區的馬路上,隨處都可見到外送員穿梭其間。(本報系資料照片)
目前台灣各大都會區的馬路上,隨處都可見到外送員穿梭其間。(本報系資料照片)

正逢台灣歡度國慶,國人連休四天享受輕鬆假期之際,卻不幸經由新聞媒體報導平台外送人員因績效搶時搶快遭車禍身故。無獨有偶,卻在短短4天內連續發生 2 起引發國人批評聲浪,認為平台業者罔顧勞工權益,沒有為勞工加保勞健保等等責備。而勞動部在輿論壓力下,急急如律令在短短不到一天的時間內宣布認定外送人員與平台業者如Uber、Foodpanda 等應為僱傭關係非承攬關係,並發動勞檢給予開罰。受罰業者Foodpanda 旋即發出聲明強調他們是平台業者提供的是媒合機會,與外送人員互為夥伴僅是承攬關係。

近年來AI人工智慧發展迅速,延伸出以電子商務為新經濟營運模式新型態的新創事業陸續崛起,對於勞動市場起了相當大的質變,很多合作模式與方式已和傳統的僱傭勞務給付亦有看似相同又或不同及交疊性質,或介於僱傭與承攬之雙重關係中。

僱傭或承覽?尚難定論

例如以APP資訊軟體作為聯繫載具發出媒合之功能,提供對一方商業利益機會,而這載具訊息所發送的媒合機智即是以特定對象之需求發出應允者(願意接收者),而這應允者在線上從可能一位至數十位都同時接收到訊息,但卻只有一位可以在時間的競爭中獲取機會。

這樣的運作模式難謂平台業者對應允者(願意接收者)有僱傭關係上之指揮監督,更明確的說應是應允者(願意接收者)自願點擊而獲取合作機會,進而賺取分享利益造就收入。僅就這模式之二造關係,無論是業者(資方)或是合作夥伴(勞方)要論僱傭或承攬關係,法律性質未明前尚難定論。勞動部驟將平台業者認定為僱傭關係,雖然可以迅速保障勞動者,但卻也恐怕帶來後續其他類族群的挑戰。

例如代購排隊網路APP、人力銀行或獵人頭公司或家教網一樣,是以抽成分享的平台業者提供勞動者賺取媒合的機會,若一律論就為僱傭關係為前提,而是否家教媒合APP網也要替家教投保勞/健/勞退?網路代購排隊是否要為其投保勞健保?而過去長久以來,計程車業者加入無線電平台獲取乘客叫車媒合機會,司機多半是在職業公會自行加保,是否也屬僱傭關係,也要一起討論。

應通盤了解後 再提政策

台灣法規跟不上產業創新,近年來常不利發展新創科技,如之前Uber 到底算不算計程車的爭議一樣混亂。 筆者認為,雖然「外送員之死」發生不幸令人同情,勞工弱勢需更多保護,但在二造法律關係未明確之前,主管機關就直往勞工權益的思維上綱。勞動部喊要罰並急著認定為僱傭關係,這樣是否太情緒化了些?如果這樣治理國家政策,是否也很危險,應通盤了解後而提出因應方針是妥。筆者認為未來要解決平台媒合產業的雇用政策,有兩個方式進行,

1.首先要尊重勞資二造契約自由訂定原則(民法精神)

2.未來平台媒合產業,送餐人員可以有兩種契約約定。一、選擇僱傭契約, 二、或選擇承攬契約。如果是以承攬契約自由訂簽,則內容要以勞基法的最低標準條件給予合作夥伴(外送員),這樣就可以概括保護勞動者權益了。而勞動部以行政函出《平台媒合產業與外送人員約定原則》來規範業者,或許可行。

過去一例一休留下來的業障(姑且說是業障吧!),不良的勞動政策只會導致雇主以時薪分配及限制勞務時數,使得勞工收入減少,就業更不安定,,也不利新創事業於台灣之發展。

(旺報)

#應允 #僱傭關係 #媒合 #僱傭 #機會 #政策 #關係 #勞工 #平台 #勞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