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有一部電影《我不是藥神》反映了看病難、看病貴的大陸醫療體制的問題,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李玲教授分享了大陸如何深化醫療衛生體制改革,目前大陸基本醫保覆蓋率已經達到95%,從2009年到2018年這9年,大陸的投入是歷史的最高時期,大概一共是近9萬億人民幣財政的投入。我們用全國的資料作了研究。2016年以後,全國的縣級醫院都取消了15%的加成,但是我們的研究發現:取消藥品加成以後,效果不明顯。藥品的費用下降了一些,但是檢查費、醫療費上升很快,所以整體的費用還是在上升。原因就是我們的醫療改革缺乏系統性,缺乏整合性,沒有能夠變換制度,而醫改就是要把這個機制作改革,讓醫療衛生回到公益性的機制上去。它不是為人民幣服務,是為人民健康服務。

大陸如何深化醫療衛生體制改革

大陸的醫生非常不容易。每當國外的專家來看我們的醫院,他們說大陸的醫生在做神才能完成的任務。在大陸的門診量1萬、2萬,住院量幾千。這是巨大的工作量,我們能夠有條不紊。一年的門診量90多億,我們整個醫生這個群體,為民眾的健康付出很多。

大陸如何深化醫療衛生體制改革圖。(圖/東南衛視)
大陸如何深化醫療衛生體制改革圖。(圖/東南衛視)

從1985年到2002年,大陸醫療衛生系統相繼擴大醫院自主權、醫院產權制度改革等一系列市場化的改革措施。這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醫療供給,但也激化了看病難、看病貴以及醫患矛盾等一系列問題。2009年啟動的新醫改取得了顯著成效,但還有一些難題有待攻克。就好像藥廠是全世界利潤最高的企業,它的最低利潤都在20%。所以這個局面一定要改革,而現代醫療制度就是讓患者、讓病人免除由於疾病帶來的風險,不會因病致貧,也不會因病返貧。

(中時電子報)

#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