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戰經驗豐富的孫立人將軍經常貼近戰士膫解訓練成效,圖中正進行實彈射擊的戰士豎起步槍表尺瞄準目標。(羅超群攝/羅廣仁提供)
作戰經驗豐富的孫立人將軍經常貼近戰士膫解訓練成效,圖中正進行實彈射擊的戰士豎起步槍表尺瞄準目標。(羅超群攝/羅廣仁提供)
民國38年8月13日奉令增援廈門的201師(欠603團)官兵,自高雄縣五塊厝營區向高雄港集結,部隊派出採買人員向港邊攤販購買西瓜、甘蔗等水果,慰勞即將登船出征的戰士。(羅超群攝/羅廣仁提供)
民國38年8月13日奉令增援廈門的201師(欠603團)官兵,自高雄縣五塊厝營區向高雄港集結,部隊派出採買人員向港邊攤販購買西瓜、甘蔗等水果,慰勞即將登船出征的戰士。(羅超群攝/羅廣仁提供)
民國36年秋陸軍副總司令兼訓練司令孫立人將軍在南台灣開辦新軍訓練基地,在資源匱乏與避暑效果的考量下,受訓的部隊經常是以頭戴斗笠、打赤膊、身穿紅短褲的樣貌進行訓練,因為軍紀嚴明並幫助農民收割,據說親切的「阿兵哥」稱呼發源於此。(羅超群攝/羅廣仁提供)
民國36年秋陸軍副總司令兼訓練司令孫立人將軍在南台灣開辦新軍訓練基地,在資源匱乏與避暑效果的考量下,受訓的部隊經常是以頭戴斗笠、打赤膊、身穿紅短褲的樣貌進行訓練,因為軍紀嚴明並幫助農民收割,據說親切的「阿兵哥」稱呼發源於此。(羅超群攝/羅廣仁提供)
孫立人將軍(左)與攝影官羅超群(右)。(羅超群攝/羅廣仁提供)
孫立人將軍(左)與攝影官羅超群(右)。(羅超群攝/羅廣仁提供)
1949.11.24古寧頭大捷(金門大捷)官兵凱旋高雄港下船受熱烈歡迎。(羅超群攝/羅廣仁提供)
1949.11.24古寧頭大捷(金門大捷)官兵凱旋高雄港下船受熱烈歡迎。(羅超群攝/羅廣仁提供)
陸軍第80軍第201師步兵第602團官兵自金門古寧頭凱旋返抵高雄。(羅超群攝/羅廣仁提供)
陸軍第80軍第201師步兵第602團官兵自金門古寧頭凱旋返抵高雄。(羅超群攝/羅廣仁提供)

一批塵封70年的古寧頭戰役影像,正在高雄駁二特區自行車倉庫以及新北市的國立臺灣圖書館中和分館展出,這些照片是抗日名將孫立人攝影官羅超群冒死保存的歷史照片,背後訴說的不僅是一代名將失勢後來台訓練新軍,卻是國軍大陸潰敗來台後,與共軍交戰的第一場勝仗,也見證遭拘禁的孫立人與部屬間堅實情誼與不可動搖的信賴關係。

1955年因舊部屬郭廷亮被誣為匪諜,導致孫立人遭蔣中正拘禁後,他的親信部屬前後多達300餘人因此遭牽連被捕入獄,自此,孫立人在軍中一切事蹟幾乎成為禁忌,相關影像被消失,直到他1988年恢復自由才又見諸社會。

孫立人當時攝影官羅超群從1945年至1955年追隨孫立人,拍攝孫立人在大陸及來台練兵、居家相關活動照片逾5000張,在事件爆發後,羅超群未遵守上級要求銷毀孫立人檔案的命令,反而冒險隱藏搶救這些影像,其中包括孫立人1947年奉派到台灣練新軍,以及1949年率領整訓完成的201師601、602團7000人,自8月31日起分批搭乘中字號登陸艦、福民輪、延闓輪和太平輪馳援金門,參與古寧頭戰役等相關影像。由於今年適逢古寧頭戰役70周年,羅超群任職媒體的兒子羅廣仁把父親未曾曝光的影像重新整理公開,提供給國人共同回憶那段烽火歲月。

孫立人1949年9月1日就任臺灣防衛司令,他一手訓練養成的青年軍201師,是1947年在四川招募的第二期青年軍,成軍後邊打邊訓,1948來台在鳳山接受孫立人新軍訓練,沒想到僅歷經一年三個月就在金門力挫共軍,讓國軍在台局勢得以穩定。

羅廣仁策畫展出父親拍攝的這批照片,雖是出自寫著「古寧頭」、「二零一師」3捲底片,但卻是極為罕見的201師參戰及凱歸畫面,日前曾有少數在國防部軍史館展出,這次在高雄駁二及國圖中和分館的展覽是較為完整的內容,值得大家一睹歷史珍貴影像。

#孫立人 #羅超群 #古寧頭戰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