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州國小被移走又種回來的5棵楓香樹如今奄奄一息,校方指樹身的噴漆是日前檢調單位前來調查時所噴上。(吳建輝攝)
溪州國小被移走又種回來的5棵楓香樹如今奄奄一息,校方指樹身的噴漆是日前檢調單位前來調查時所噴上。(吳建輝攝)
溪州國小旁的農民路,原本鄉公所有意拓寬,但代表會卻不同意;被移植回來的5棵楓香樹奄奄一息,和同一側圍牆內的其他校樹形成強烈對比。(吳建輝攝)
溪州國小旁的農民路,原本鄉公所有意拓寬,但代表會卻不同意;被移植回來的5棵楓香樹奄奄一息,和同一側圍牆內的其他校樹形成強烈對比。(吳建輝攝)
溪州鄉公所證實溪州國小旁的農民路,原本確實有意拓寬,預算也已編列到位,最後卻因代表會未通過而作罷。(吳建輝攝)
溪州鄉公所證實溪州國小旁的農民路,原本確實有意拓寬,預算也已編列到位,最後卻因代表會未通過而作罷。(吳建輝攝)

彰化縣溪州國小校內5棵老楓香樹,被校友及家長發現無故消失1年多,直至今年8月新舊任校長交接前夕,才突然被種回來,卻因移植不當、瀕臨枯死,縣議員黃盛祿質疑涉及不法,凃淑媚和劉淑芳則建議將老樹視為綠色資產,由農業處制定老樹移植相關標準程序,通知各機關共同保護老樹。

這5棵楓香樹去年被移植到他處又種回來,當時校方說法是因旁邊道路要拓寬,圍牆需內縮改做人行道,因此暫時移植;教育處長陳逸玲指出,過程確實不符程序,已經做成特殊案例向各校廣為宣導,但因全案正由檢調調查中,不便說明細節、亦不做評論。

溪州鄉公所指出,溪州國小旁農民路確實有拓寬計畫,但因代表會未通過根本不會施工,該側圍牆旁還種有其他樹種,卻只移動這5棵楓香,對前校長說詞持保留態度;校方面對記者上門詢問,低調不願多做回應,強調全案屬前校長個人行為,會全力配合調查,且經林務局鑑價確定5棵樹並不值錢。

凃淑媚說,空汙問題嚴重,所有機關老樹相形更加珍貴,移植不慎就損失重大,縣府應通令各機關重視,並依專業謹慎移植以免無法存活。大會主席劉淑芳則做成結論,指許多樹種雖不值錢,但老樹得來不易仍需好好保護,要求農業處針對全縣老樹統一盤點、調查,讓各機關有所依循,避免不慎觸法。

(中時 )

#老樹 #移植 #調查 #機關 #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