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快遞
古代快遞

在嘉峪關的長城博物館,我看到了這幅《驛使圖》。

今人用雕塑的方式將其複刻於館外,原件其實是一塊出土於嘉峪關魏晉墓的彩繪壁畫磚。

三十幾年前,還是中學生的我,就對這幅十分斑駁的古畫喜愛有加。它出現在一枚郵票上,我買了這枚郵票,手不釋郵。

有如速寫的黑色輪廓線,人與馬似乎一筆勾勒而成,馬身塗黃,不規則的幾筆紅色的斑塊,顯然是隨興所為。

有限的資料記載,這是一千六百年前的《驛使圖》,雖然是現今郵差的角色,但那時只送政府公文和軍令,性質明顯不同。

畫面上這個頭戴進賢冠的驛使,著寬襟長服,左手舉木牘文書,坐騎四蹄騰空,快馬加鞭,顯示速郵的時效性。

仔細看,驛使臉上五官獨缺嘴巴,相傳是昔日驛傳的保密性,寥寥數筆真實又寫意。

折花逢驛使,寄與隴頭人。

詩人的情懷,於今日看不過是簡單的浪漫之舉,但在那個家書抵萬金的年代,一封八百里加急有可能關乎一個朝代的生死存亡,花與荔枝,孰輕孰重?孔子曾說「置郵以傳命」,對戍守邊關的將士來說,驛使傳聲傳信更傳遞著希望。(來自新北市)

(旺報)

#嘉峪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