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超級周剛過去,美國聯準會(Fed)減息25個基點,已經為7月以來第三度採取寬鬆行動。此外,歐洲央行(ECB)總裁德拉吉10月31日正式交棒給繼任人拉加德,歐洲經濟至今步履蹣跚,投資者關注她如何處理這個燙手山芋。面對兩大央行爭相寬鬆貨幣政策,美元及歐元該何去何從?

聯準會自7月起已累積減息75個基點,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降至1.5%~1.75%,利率進一步走向中性水平,符合我們的預期。這次會議聲明的措辭變動不大,但主席鮑爾在記者會上表示,只要美國經濟發展與央行預期一致,貨幣政策將保持在合適水平,暗示寬鬆舉措暫時告一段落。

儘管美國三季度經濟增長降至1.9%,但明顯優於市場預期的1.6%,年化核心個人消費支出也達到2.2%,當前的數據支持聯準會暫緩寬鬆步伐。此外,中美可能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英國無協議脫歐風險下降,都讓央行稍微舒心。

美元中期走勢受壓

然而,聯準會表明經濟前景評估一旦惡化,不排除再度採取寬鬆行動。美國至今沒有撤回12月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的計畫,我們認為明(2020)年美國經濟面臨相當巨大的下行壓力,聯準會明年上半年很可能需要再減息。當前,市場也預期美國明年底前再減息約40個基點。

美元指數在本周減息後下滑。儘管美元短期可能回升,譬如是當中美貿易談判再度膠著,或者是美國經濟及金融市場惡化,都會引發美元走軟。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雙赤」(財政及貿易赤字)問題,還有美國通膨比G10國家高,以及美元在全球投資組合的占比偏重,中長期而言,基本面並不利於美元。如果中美貿易關係急轉直下,或美元急速升值,降息行動也將捲土重來。

全球經濟下行壓力不退,歐元區製造業不振,歐元當前持穩於1.11美元以上(見圖),我們相信匯價今年底小幅回調至1.09美元。但隨著聯準會進一步減息,歐元明年3、6及9月底有望分別回升至1.12、1.15及1.17美元。

歐重啟購債 內部反彈

歐元區自2014年進入了負利率年代,隨後出台量化寬鬆計畫,但經濟及通膨至今仍沒有起色,歐洲央行今年9月進一步減息至負0.5%,同時,本月起重啟每月購買200億歐元債券計畫。不過,新一輪寬鬆舉措並沒有贏得內部一致掌聲,法、德兩巨頭更表明反對重啟寬鬆。

歐洲央行的兩難之處在於19個成員國擁有相同的貨幣政策,卻擁有不一致的財政政策及理財理念,各國的經濟及就業狀況更是參差不齊。德拉吉曾被記者問及「直升機撒錢」是否有助於刺激歐洲經濟時,他直言「現在是財政政策承擔責任的時候」。

然而,《馬斯垂克條約》限制財政赤字占GDP比重不得超過3%,義大利等重債國家的財政彈藥固然有限,就算「領頭羊」德國有能力出台刺激措施,但其恪守財政預算平衡的理念,我們相信唯有國家經濟瀕臨危機水平時,德國政府才願意出手加大財政支出。未來,拉加德當起歐洲說客的角色任重道遠。

(工商時報)

#經濟 #央行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