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院木造大門上還高掛著祖父的名字,陳葳僑每次回家總會說聲,「爺爺我回來了」,回到他兒時的記憶中,回到與祖父相處的歲月裡。(王昱凱攝)
戲院木造大門上還高掛著祖父的名字,陳葳僑每次回家總會說聲,「爺爺我回來了」,回到他兒時的記憶中,回到與祖父相處的歲月裡。(王昱凱攝)
塵封的售票亭與看版,檜木的座椅與看台,每一處都是陳威僑的遊樂場。(王昱凱攝)
塵封的售票亭與看版,檜木的座椅與看台,每一處都是陳威僑的遊樂場。(王昱凱攝)
瑞舞丹大戲院於1962年開業,正直電影在台火熱年代,當時全台就有8百多間戲院,是現在能以想像的榮景。(王昱凱攝)
瑞舞丹大戲院於1962年開業,正直電影在台火熱年代,當時全台就有8百多間戲院,是現在能以想像的榮景。(王昱凱攝)

我兒時的遊樂場!瑞舞丹大戲院自1962年開映,走過電影在台火熱年代,最終於1989年落幕。戲院第4代陳威僑說,旁人眼中的老戲院,是他從爺爺手中接過的寶,還能用幹嘛不用?陳威僑自5年前以每月一次的頻率,邀請鄉親共賞好片。

陳威僑憶起,二戰時曾祖父舉家從苗栗翻山而來、落腳富里,憑著客家人勤儉精神,在米與蔗糖事業上打下一片天、由農轉商,曾祖父四處從商時,注意到快速興起的電影產業,便在自家穀倉上加蓋,成為縣在的瑞舞丹。

陳威僑說,60年代電視不普及,戲院成為當時娛樂重心,當年全台319鄉鎮就開了865間戲院,連花蓮最南端的富里都有4間,可見當時戲院風光,不同於現代電影院,瑞舞丹還有舞台,歌仔戲與電影輪番上演,加上奪得火紅的邵氏電影播映權,每日都高朋滿座。

瑞舞丹就是陳威僑的遊樂場,兒時歲月伴著戲院風光成長,卻不敵電視興起,在他10歲時休業停映。時光走過,檜木座椅、木質看台與塵封的售票亭仍在兩家叔叔照料下保存完整,自爺爺手中接下的寶,怎麼荒廢下去。

陳威僑每月從高雄返鄉一趟,播映各式電影給鄉親欣賞,每次拉開戲院木質大門,看見上頭高掛爺爺的名字,他總下意識說聲,「爺爺我回來了」。陳威僑提到,談文化責任或地方創生太過沈重,只是單純想將老時光的記憶帶給大家,單純回家與爺爺相逢。

#瑞舞丹大戲院 #陳威僑 #遊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