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醫界發展出免疫療法來治療全球一些常見的癌症,也有一些生技公司則針對較少數的癌症提供標靶療法。這兩種方式都值得投資人關注,駿利亨德森基金經理人Andy Acker與分析師Dan Lyons及Luyi Guo提出剖析。

多年來,免疫療法是許多生物製藥巨頭最龐大的研發支出領域。背後的驅動力是看好市場規模:到2024年,預估這些藥物的年銷售額將在1,250億美元至1,730億美元之間。即便市佔率很小的公司都將從中獲得可觀的利益。

但是研發這些可能扭轉生命的療法,即利用人體的免疫系統對抗癌症,是一個緩慢且斷斷續續的過程。例如,今年7月,一家製藥公司宣布其主要免疫療法藥物Opdivo與化療結合使用時,在非鱗狀,非小細胞肺癌的晚期臨床試驗中未能達到主要指標。具體來說,與單獨化療相比,聯合用藥在統計數據上並未提高患者的總生存率。

不過Opdivo已經獲得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核准,可用於治療其他類型的癌症,包括晚期腎臟癌和肝癌。此外,在同一晚期試驗中,Opdivo加上另一款免疫腫瘤藥物Yervoy,顯示針對特定腫瘤類型的肺癌患者,總生存率有所提高。但是,這家製藥公司是否能提高治療肺癌的有效性仍是未知數,這樣的不確定性對今年股價造成影響。肺癌是全球最常見的癌症,2018年有210萬個新病例。

長期來看,我們對免疫療法的成長潛力保持樂觀。在第二季,Opdivo的銷售額比去年同期成長了12%;而另一家製藥公司所生產的另一款免疫療法藥物Keytruda,則成長了63%。然而在免疫療法持續發展的同時,我們認為有必要考慮其他癌症療法,包括標靶療法。

標靶療法是一種精準醫療,透過阻斷造成癌症發展、生長和擴散的特殊分子異常來治療癌症。基因定序的進步使公司能夠更準確地找出且鎖定導致癌症的罕見基因突變。但非所有患者都有這些標靶目標,不過對於具有標靶目標的患者,從解決此類缺陷的藥物所獲得的臨床效益通常是很可觀的。

例如一家生技公司致力於發展小分子抑制劑,該公司已開發了一種抑製劑平台可用於關閉胃腸道間質瘤(GIST)的生長。今年8月,這家生技公司締造了正面的晚期臨床試驗結果,顯示其主要藥物可以為末期GIST患者降低85%的疾病進展或死亡風險,令人驚豔。目前預期該公司將在明年初申請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的核准。

上面的例子是研發標靶療法且加以商業化的眾多生技公司之一。最近,許多公司也開始探索是否可以在一種以上的腫瘤類型中找到這些「靶標」或基因生物標記;其中,Keytruda是第一個成功研發出所謂的「不以組織區分」的療法,並於2017年被FDA批准作為一種新適應症療法,用於治療微衛星高度不穩定性或錯配修復缺陷的實體瘤(當患者的DNA錯配修復系統無法在DNA複製時辨認和修復基因錯誤而引起腫瘤)。在臨床試驗中,有40%具有生物標記的患者(以前對治療無反應的患者)腫瘤縮小或消失。(Keytruda目前在美國已獲准用於20種適應症。)

在FDA批准的第一個不以組織界定的藥物後,越來越多的此類療法開始上市或正在研發中。例如,在2018年,FDA加速批准了Vitrakvi,這也是2019年初發展此藥的公司被以80億美元、約68%溢價收購的原因之一。同樣在今年,FDA核准了Rozlytrek,具有相似的廣泛適應症的新藥。另有兩家公司也都分別研發不定腫瘤療法,鎖定KRAS蛋白的突變,大約14%的肺癌患者受此影響,也發現於大腸癌和胰臟癌。

任何類型的新藥,都存在著風險。過去,進入人類臨床試驗的藥物中有90%未能上市。不過,由於精準療法出現正面的成效,對其他治療無反應的患者,這個療法可望成為重要的里程碑,這是我們相信標靶療法可能被視為一個具成本效益的高價先進藥物的一個原因:鎖定的病患族群越明確,這些患者便越可望受惠。我們認為這是投資人值得關注之處。

(工商 )

#駿利 #藥物 #癌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