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中全會召開前夕,習近平宣布將把區塊鏈作為核心技術,全面推動各領域及各產業的自主創新發展。談話一結束,學習區塊鏈成為大陸全民運動,「你今天區塊鏈了沒」瞬間成為流行語。影響所及,不僅是大陸,全球各大社交平台幾乎都被區塊鏈這個字眼給淹沒。股市與區塊鏈有關的個股,檔檔一飛衝天。更不用說,區塊鏈始祖比特幣一夜之間就暴漲將近3成,重新突破1萬美元大關。

金融市場的瘋狂演出,刻劃出資金流向,也帶點春江水暖鴨先知的味道。區塊鏈不再只是虛無縹緲的美夢,而是習近平拍胸脯保證的真實存在。大陸14億人口的龐大市場,更讓區塊鏈充滿想像空間。區塊鏈大勢所趨,新任人行數位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倡議的數位人民幣(CBDC)已整裝待發。

CBDC的本質與區塊鏈脫離不了關係,習近平推區塊鏈,頗有為數位人民幣鋪路造勢的意味。不過,與一般大眾認知的加密貨幣(如比特幣或以太幣等)不同的是,人行CBDC或許更像是一個高度中心化的私有鏈。在這個私有鏈中,CBDC發行並不直接面對民眾,而是採取跟原有實體貨幣發行的方式一樣,以一般商業銀行作為中介機構,人行發行後再交由這些中介機構轉手到一般大眾手上,形成所謂的雙層營運架構。

透過此一雙層架構,可確保貨幣政策的有效性,卻改變不了人行中心化管理的事實。換句話說,人行CBDC並不符合區塊鏈去中心化的基本特性,而是更趨近於一個封閉、集中管理的貨幣發行體系。此也遭致外界質疑,大陸加快CBDC發行腳步,並不是單純地想要提高市場效率、降低交易成本、促進商業行為而已,真正目的或許還是在於監控資金流向、避免資金透過各種地下管道加速外逃,甚至可能還帶有監控民眾的意味存在。

這樣的質疑,無可厚非。畢竟貨幣代表的是一國主權象徵,即使從實體換成數位形式,也沒有一個國家會自願放棄實質的控制權力,加上區塊鏈的可追蹤性,本來就會讓CBDC存在監控疑慮,這絕非是人行CBDC所獨有。相反地,就如同人行前行長周小川日前在幾次演講中所提到的,人行發行CBDC至少有幾個好處,如減少現鈔硬幣發行成本、提高電子支付使用效率、避免偽鈔盛行與防堵洗錢及資恐行為等,但更重要的,或許是在這波數位貨幣競賽中(包含民間與官方),取得領先地位、樹立典範,進而加速人民幣國際化進程。而這正好呼應習近平在全力推動區塊鏈談話中所強調的,提升國際話語權與規則制定權,將是大陸未來發展新興領域技術的重要方針。

自2016年10月人民幣正式納入SDR,成為計價通貨籃成員以來,人民幣國際化的步調就慢了下來。根據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最新公布的9月數據,人民幣國際支付份額再度從8月的2.22%下降至1.95%,雖仍居全球第5,但比重卻遲遲無法提升,也只領先第6的加元0.03%,隨時可能再被超車。另一方面,9月中旬國際清算銀行(BIS)針對全球外匯交易進行3年期的調查報告則指出,近3年全球外匯市場每日平均交易量達到6.6兆美元,成長幅度將近3成,但人民幣的市場份額卻僅從4%上升至4.3%,與3年前相比幾乎沒有什麼變化,突顯人民幣國際化進展緩慢。

面對僵局,數位人民幣不失為一個突破口。結合區塊鏈技術的數位人民幣,不只是單純地把現鈔數位化而已,更是全球金融體系自放棄金本位以來的最大貨幣制度變革,也是向當前美元霸權的一種挑戰。英國央行總裁Mark Carney日前在全球央行年會上呼籲,全球央行應該慎重考慮合作發行一種名為合成霸權貨幣(Synthetic Hegemonic Currency)的數位加密貨幣,以削弱甚至取代美元在全球儲備貨幣中的地位。Mark Carney的提案,其實與人行CBDC有異曲同工之妙,差別只在於一個是多國,另一個是單一國家而已。

在央行數位貨幣的發展道路上,大陸走在正確的方向。但還不夠,要站在制高點挑戰美元地位,北京當局可能還是得思考如何結合數位人民幣,助推人民幣國際化才行。

(旺報)

#習近平 #區塊鏈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