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的夫人李佳芬日前提議「母語在家學」,遭綠營人士群起而攻之,說她歧視母語。在如今「愛台灣」的民粹政治氣氛下,誰要敢批評母語教學,誰就可能成為全民公敵。

很多人把「母語」解釋作「母親說的話」,其實不然。它是指一個人出生以後,最早接觸、學習以及掌握的一種或幾種語言,所以又有第一語言、鄉土語言或父語等說法。

教育部從90學年度開始,正式把鄉土語言列入國小的必選科目。自實施以來,幾乎沒有人敢公然反對,但私下非議者卻不少。最大的問題就在於它剝奪了國語課程的時數。很多老師都抱怨,由於母語及英語教學的雙重排擠,國語學習時間大量減少,導致學生的國語程度弱化很多。

那麼,學生的母語就因此而進步了嗎?

我兒子小學時的鄉土語言課學的是閩南語,回到家,天天都聽得到自己的爸爸及祖父母說閩南語,可是我卻從來沒聽他持續講閩南語超過1分鐘以上。由此來看,他所上的鄉土語言課就是浪費時間了。

飽受鄉土語言課困擾的家長不計其數。我有位同學是外省第二代,在苗栗工作,她兒子小學時的鄉土語言課學客語,回到家要媽媽幫忙復習「母語」,害她欲哭無淚;有位同事的母語是四縣客語,但她兒子卻被派去參加海陸客語的演講比賽,當母親的依然愛莫能助。

胡適在20世紀初的五四運動中提倡以白話文取代文言文,是為了讓說與讀寫達成一致。所以,真正的鄉土語言教學有功能性的實用意義,不是要為特定的意識形態服務。何況若遵循上述母語的定義,那麼如今大多數台灣出生的孩子,最早接觸及掌握的語言其實是國語,也就是說,「國語」才是他們的母語。

過去移民美國、加拿大的華人父母要求子女學中文,絕大多數的孩子都非常抗拒,因為他們幾乎用不上。語言是一種工具,用則進,不用則退,不宜以「數典忘祖」來苛責。然而有趣的是,近年來美、加地區華人子女的中文已越來越好了,這是因為中國崛起,中文成為強勢語言,學好中文對他們百利而無一害。

同理可證,除非能保證現在教的所謂「鄉土語言」有機會成為強勢語言,否則,在強勢語言必定壓倒弱勢語言的殘酷現實上,對大多數學子而言,現行的鄉土語言教學終究難逃事倍功半的命運;而且,若因為鄉土語言教學反而弱化了學子的中文及英文能力,對他們未來的競爭力有好處嗎?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中國時報)

#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