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受贈者在台北榮總的器捐留言牆上,寫下無盡感謝。(林周義攝)
大愛受贈者在台北榮總的器捐留言牆上,寫下無盡感謝。(林周義攝)

「媽媽還是以某種形式存在,幫助陌生人透過她的眼睛看世界。」許靜文說。許媽媽70餘歲,多年前確診鼻咽癌,當時的醫療水準不發達,長期化療未見起色。在許靜文長大後,媽媽因後遺症逐漸衰弱、失聰,也開始透露想器捐的心願。今年初,許媽媽圓了遺愛人間的最後心願,10位家人也受到媽媽的影響,都簽署了器捐同意書。

台北榮總昨舉辦器官捐贈感恩會,邀請230位捐贈者家屬、受贈者到場,共同表達對器捐大愛精神的感謝,陳玉英的女兒許靜文是出席的來賓之一。

失聰煎熬 體會缺憾痛苦

30多年前,在許靜文5、6歲時,便得知媽媽罹患鼻咽癌,在許靜文的印象裡,媽媽是個勤儉持家的女性,但對家人、有需要的人卻相當大方,樂於助人的許媽媽,有時逛街見到乞丐,就會掏出口袋裡的錢救濟對方,在醫院工作時,也是公認勤奮努力的好員工。

許媽媽的身體經歷長期化療逐漸衰弱,癌症的後遺症也導致她行動不便,耳朵也慢慢聽不見,雖然難以接受自己已失聰,卻也讓她更能體會、站在病人角度思考,不希望他人因著身體缺憾而受苦。

偷簽器捐 留給需要的人

大約在3年前,許媽媽開始思考後事,不時就會對女兒說「自己不需要的東西,應該留給有需要的人」,雖然自己已經年邁,卻在某次回診時,偷偷簽署了器捐同意書,希望身後能夠遺愛人間。

「送媽媽離開時,當下的感動比傷心多一些。」許靜文說。回憶起媽媽離開前的3小時,許靜文的內心只想著要讓媽媽完成最後心願。在家中,媽媽是第一個做出器捐決定的人,雖然因健康因素,只能捐出眼角膜,但對家屬來說仍是個溫暖、不同形式的禮物。

受到媽媽大愛的影響,許靜文與孩子、公公婆婆等10個家人,也各自都簽署了器官捐贈同意書,盼藉自己的力量,讓有需要的人獲得重生。

(中國時報)

#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