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的年底募款重頭戲「聖誕紅義賣」,也將即將開跑。(邱琮皓攝)
中心的年底募款重頭戲「聖誕紅義賣」,也將即將開跑。(邱琮皓攝)

桃園市私立脊髓損傷潛能發展中心是全台唯一提供脊髓損傷者重建訓練的專業機構,而中心主任林洋彬本身就是脊髓損傷傷友、同時也是職災勞工。他回想這一路走來的辛苦歷程,對家人非常感謝,而他也分享最常鼓勵傷友的一句話就是「目標在前方,不要停止你的腳步」,樂觀又積極態度,讓他的人生能持續大步向前。

林洋彬因為中心事務,接受過不少媒體採訪,但在記者前談起他的受傷歷程,他坦言「是第一次」。回想受傷那年才27歲,他說,當時從事營造業,受傷當天原本是要去跟客戶議價,但突然取消行程,想說很久沒有去工地繞繞,於是前往工地,抵達工地時已經是中午用餐時間,但工頭覺得應該要工作一段落在休息比較妥當,他便爬上工地幫忙,希望能儘速讓工人們中午休息。

林洋彬說,當時沒想到一幫忙,就意外從電梯口摔下,「直接從八樓掉到地下室」,昏迷兩個多月醒來,「一醒來第一時間找下半身」。林洋彬這一摔,讓他從胸椎第一節(T1)以下都受傷,「我摸到下半身還在,但都沒有感覺」。

當時完全不了解什麼是脊髓損傷,林洋彬回憶,以為開刀、接一接,就會康復,而且在就醫的過程中,醫師們都沒有把話說死,僅說是神經受損,「再試試看」、「再復健看看」,但在持續快5年的復健,身體情況仍沒有改善,包括大小便失禁、褥瘡等問題,從吃中藥、推拿、氣功、接神經等方法都嘗試,但不管怎麼試都無法好轉,才讓他驚覺已經回不去了。

林洋彬表示,當時經濟還有保險可以依靠,但面對這讓他世界翻轉的意外,「我在家裡躲了9年」。而與中心結緣,是因為同樣也是傷友的脊髓損傷潛能發展中心董事長林進興某次去探訪時,林洋彬發現他竟然是「開車來的」,讓他覺得好生羨慕、看到希望,「我也想去嘗試,買了特製汽車後,方向盤握在手上,車子被操控的感覺,多爽」;也因為這樣,讓他萌起一個念頭「我應該有機會跟正常人一樣」。

進到脊髓損傷潛能發展中心,林洋彬已經是36歲,由於排泄無法自理,等於一切要從頭開始,接受生活重建的經驗,從生活自理開始,處理大小便、自己洗澡、自己移位,考汽機車駕照,到職業訓練,才一路這樣走過來。林洋彬被封閉9年的心理也因為生活開始回到掌握,而慢慢開朗起來、喜歡與人接觸,後來也去唸了社工系,開始陪伴著跟他一樣的傷友走過這一段重建之路,後來更是完成經營管理碩士學位。

林洋彬坦言,一直到前幾年,談起過去「內心還是酸酸的」,但現在他很知足現在的生活,他說,而且現在的職災勞工相較過去,是比較幸福的,因為有勞動部5年的職業災害勞工協助,讓他們可以好好的調整身心、進行生活重建來好好面對這巨變。

台灣每年新增大約1,200名脊髓損傷傷友,其中有5成的原因來自於車禍、職災約佔25%,但桃園市私立脊髓損傷潛能發展中心每年僅有90名左右的訓練量,常常必須要讓傷友排隊等待。林洋彬解釋,由於每梯次的訓練期間為2至3個月,一梯次只能收20名左右的傷友,所以訓練量跟不上新增量,讓他也相當唏噓。

林洋彬坦言,脊髓損傷傷友如果被關在家裡的時間越久、心理會越無法重新調適,「有一些傷友我們是從安養院找出來的,他們年紀輕輕、腦袋清楚,卻跟病重的臥床長者躺在一起,心理創傷其實會很嚴重」。他在這訓練中心進出那麼多傷友,看到很多人重新回到職場,擔任電話客服、電腦工程師等,工作能力不輸正常行動的人,但也有少部分傷友無法回到社會。

為了幫助更多傷友重建,脊髓損傷潛能發展中心預計在中部或南部再尋找適合場地,建置第二個訓練中心。林洋彬表示,中心的財源有6成是來自於募款,僅1成是來自於政府補助,而中心的年底募款重頭戲「聖誕紅義賣」,也將即將開跑,今年的募款代言人就是林洋彬本人。

林洋彬被中心內的職員、傷友稱為笑臉佛,新進傷友看到他同為傷友,更是常以他為目標,談起各種傷痛也會更願意展開心胸。他說,他常鼓勵傷友要知足、感恩、善解、包容,「遇到生命巨變,但時間也不會因此停止,再想也不會回來」,雖然是非己所願,但人生還很長,必須要找到志業,不要停下腳步。

(中時 )

#脊髓 #損傷 #訓練 #重建 #脊髓損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