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央行利率低迷,促使資金大舉湧入美國投資級企業債基金,預料2019年吸金規模將締造史上第三高。

根據Refinitive Lipper周三資料顯示,今年以來投資人已注入1,800億美元在美企業債基金,規模緊追2009年的2,460億美元以及2017年的2,100億美元。

資金大舉流入美企業債市場,主要反映利率位在極低水準,吸引投資人擁抱債券以追逐殖利率。

不過,美國聯準會(Fed)周三發布10月會議紀錄顯示,多位官員在會中警告,「隨著經濟擴張,企業債市場失衡的情況也日益顯著」。

數位官員認為「信用品質惡化可能導致企業債市風險利差急速增增」,同時憂心「這些發展會使經濟承受的逆向衝擊擴大」。

不只Fed官員感到擔憂,一些知名固定收益投資者也抱持相同疑慮。品浩(Pimco)投資長艾達信(Daniel Ivascyn)與Guggenheim投資長邁爾德(Scott Minerd)就是選擇避開美企業債的投資者之一。

DoubleLine資本公司執行長岡拉克(Jeffrey Gundlach)向《金融時報》表示,Fed的政策是造成企業債吸金的原因之一,「全球主要央行將利率設在前所未見的低水位,進而推升債市不斷增長。」

標普周三警告,企業貸款占美國內生產毛額(GDP)的比重,已達半世紀高點,「任何資產品質惡化,可能使得放款備抵呆帳(Loan Loss Provision)從相對低水位上升。」

據美國證券暨金融市場協會(Sifma)資料,截至今年第二季止,在外流通企業債規模達9.5兆美元,高於去年第二季止水準,當時在外流通企業債達9.1兆美元。

(工商時報)

#投資 #吸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