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台灣選舉制度中「不分區立委」的設計,可能是樁美意,但是「橘逾淮而北為枳」,原來在德國、日本實施得相當具有成效的「兩票制」,一到了台灣,就突然變形、變味,成了地地道道的「畸形」與「怪胎」,各黨所推出的「不分區代表」名單,不分藍綠,也不必五十步笑百步,簡直就是集「政治鬥爭」之大成的角力,充滿了各種「機關」的算計。

首先,不分區立委基本上就是一種「派系分贓」,而此分贓,幾乎完全操掌在各黨的「強人」手中,可以完全以己意控制,無論是人選的安排與排名的順序,雖說猶會參考黨內的意見,但通常就是「吾輩定則定矣」,除了分惠給一些特定的人士外,幾乎沒有任何轉圜的空間;是以蔡英文可以一手搞定,而吳敦義則可以一意孤行。派系可以分贓,當然主其事者必然獨攬大權,這就難免造成黨內的獨裁,這對民主的發展,顯然是有弊無利的,尤其是當一黨獨大的時候,專制獨裁就是唯一的可能發展。

其次,不分區立委基本上完全扼殺了小黨的生存空間,正與當時強調政黨票的原意相反,而其間最關鍵的是5%,將近70萬票的門檻,這是相當難以跨越的目標,但卻是兩大黨當初為保障自己利益之下,所作的完美設計。前一屆儘管有親民黨及時代力量跨越了這一門檻,但新黨卻因只拿到4.18%,而連一席都無法獲得。在此情況下,大黨兼併、收編小黨,如社民黨的范雲,就不能不帶槍投靠,有如搓圓仔湯般,依附於民進黨,就形成了相當荒謬的選舉怪現狀。

不分區立委美其名是廣邀社會賢達、專業人士參與,但在主其事者的巧妙安排下,卻可以披上一些虛假的外衣,以掩蓋其酬庸、分贓的形跡,一般人只看到其亮眼的頭銜,而忽略了在同樣範疇中,此人是否是最恰當人選的問題。而更重要的是,這些可能是「政治素人」的人選,進入立院後,他們的專業能否發揮出來的問題。

最後,不分區立委倚仗的絕非「民意」,而是「黨意」,甚至是獨攬大權者的私意,既可以遴用,亦不難罷斥。於是,不分區立委就等如是完全聽命於黨的投票部隊、橡皮圖章,與民意的距離,只會越來越遙遠,從而扭曲了「為民喉舌」的精神,身居其位的人,久而久之,也就「橘逾淮而北為枳」,成為傀儡也渾然不自知。

總歸而論,不分區立委就是一群缺乏民意基礎,坐享其成,忝竊了立委寶座,而耗費民脂民膏,卻未必能有所作為的一群人。其中我們可以看到政治鬥爭是如何赤裸裸的、肆無忌憚的上演。蔡英文自許自己提出的名單是代表社會價值,卓榮泰還批國民黨提「親中」人士,是向中國交心、威脅國安,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提出什麼人選,國安問題是誰造成的?難道台獨的意識形態比親中在憲法規定上更有正當性嗎?小黨也未必爭氣,提出的名單向財團靠攏也全不避諱。如此的「黨意」、「私意」的代表,我們還要再忍受下去嗎?

民眾本來就討厭兩大黨、厭惡藍綠惡鬥,現在連小黨都很難投下手了,台灣選民真的很悲哀!

(作者為國立師範大學教授)

(中國時報)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