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落選者的祝福

「每年的評審大約都是如此

能讓我反覆閱讀的作品

可分成兩類:

寫得好的以及

我真心喜愛的

今年這兩類都有

可惜我無法推薦任何一首詩

因為

寫得好的那些

並沒有觸動我

有些還讓我聯想到

某些成名的詩作

還有更多作品

為了掩飾內在的空洞

使用了浮誇的修辭

這些作品理所當然的

無法向我開啟任何一個

迷人或荒蕪的世界

可惜我偏愛的那些詩

通常只有開頭幾行澎湃洶湧

我幾乎可以看見一道長浪

擊打在作者的腦門上

促使他激動地騰躍而起

跨越了這片驚險的海域

只是,這道波浪

無法持續到詩的最後一行

甚至,無法持續到第二段

而這也是很自然的

畢竟浪花就是這樣的存在

……」

我經常想起過去幾年來

曾經狂熱推薦過的那幾首詩

他們寫得那麼好

且又是我真心喜愛的

他們不在意這樣的詩可能不會得獎

不在意那些略顯坑疤的句子

只因他們思考的問題是如此艱難

他們不畏懼讓詩帶領自己

前往文字可能到達的最遠方

除了浪花的激情

他們還遠渡重洋

且發現了那顆觸摸不到的星星

終究還是觸摸不到

然而,那又如何呢?

我們在這世上唯一能擁有的

只是這些無形之物

我永遠無法忘記

當我讀到這些詩作時

從瞌睡中驚跳而起的快樂

於是評審會議上

我在他們的詩作後方鄭重簽署了

自己的名字

那就像是用這個微不足道的名字

向接下來的評審們拍胸脯、掛保證

懇求他們的支持

然而,或許不算意外吧?

那些詩大約有一半都

落選了

每當這樣的時候

我總會輕輕地嘆一口氣

遺憾還是有的

但也不無某種祕密的喜悅

因為

我相信那些詩的作者

必定會繼續書寫

我期待或許會有這麼一天

我和那些銘刻於心的詩

終於重逢了

在一本新出版的詩集中

儘管作者是個陌生的名字

我也會將他們當成

親密的老朋友

為了我們曾攜手抵達的祕境

為了那座以淚光製成的獎杯

為了那顆觸摸不到的星星

(中國時報)

#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