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文學獎伴文人走過四十年,在今日的頒獎典禮上,不少歷屆得主也一同共襄盛舉,包括了第一屆小說獎得主詹明儒、第四屆小說獎優選得主蘇進強、第八屆科幻小說獎得主葉言都、第十屆新詩首獎李瘦蝶、第十九屆報導文學評審獎得主楊樹清、第二十二屆短篇小說評審獎得主吳鈞堯。

詹明儒回憶,得獎時年僅25歲,投稿的原因也相當偶然,「哥哥跟我說,有個新的文學獎比賽,第一名有十萬元的獎金,我聽了想說投投看,秉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精神,也沒請教別人到底要怎麼寫,在二十天寫完小說後就投稿。」開心的笑說「沒想到就這樣不小心得了個獎,我現在還有在寫作,回想這段際遇是非常有意義的。」

詹明儒表示,在多年來也陸續獲得不少文學獎項,回想起時報文學獎當時給予他的肯定,仍感到相當快樂,「我希望時報文學獎能夠『有始無終』,但不要誤會成別的意思,而是我希望時報文學獎要一直、一直辦下去,沒有最後一屆。」

蘇進強則說,在軍中服役時,文壇認識的朋友不多,在不到三十歲的年紀便投稿時報文學獎,可說是「一個文青闖蕩文學森林」,「記憶深刻的是當時鄉土文學論戰後沒多久,我便以描述台灣農村社會轉型為工業社會的作品獲獎,這體現了時報文學獎的公平性,是個公平的文學擂台,能夠在文壇展露頭角的也多是時報文學獎起家,後來我多次於人間副刊發表小說,也像是拿到了作家的『身分證』一樣。如今看到老中青三代同在頒獎典禮,也可讓大家知道文學不分年齡,期待大家一起來寫,年齡不是問題。」

葉言都分享,時報文學獎當年將科幻作品列為獎項之一,對此他感到相當肯定,因科幻文學領域終於得到它應有的重視,「在這之前,科幻文學似乎不是主流的文學,時報文學獎成了先行者,將文學領域擴張,我非常樂見。在頒獎典禮上看到有這麼多的新人始終願意投身到文學創作,也讓我很感動,代表文學的星火能夠不斷地被傳遞下去。」

楊樹清表示,除了第19屆以外,自己在第22屆也喜獲報導文學獎的肯定,「我很感謝時報文學獎,在參加第19屆之後,我也得到許多不同的文學獎項,更包括了金鼎獎,時報文學獎當年的肯定,成了鼓舞我、帶動我日後創作的動力,我對時報文學獎充滿了感恩。這個世代被大家稱作『文學已死』,但我其實並不這麼想,看到這麼多人還在努力的書寫,我覺得很令人開心。」

吳鈞堯笑稱,自己首度來到時報文學獎頒獎典禮時,共入圍五位作家、當日頒獎三位,他便是落選的其中之一,但隔了兩年捲土重來,終獲時報文學獎的肯定,讓他別有一番體悟,「我覺得文學的敵人一向是自己,五個選三個像是在跟別人競賽,但其實是在挑戰自己,文學不會有挫敗的那一天,挫敗的是人心,關鍵是要如何克服這種得失心。我的前半生都在追求人對我的認同,但自己對自己的肯定是不一樣的,期待每一位參賽者都能經由這次的經驗,更加成長茁壯。」

#文學獎 #時報 #時報文學獎 #文學 #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