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力推綠能發展,未料田間亂象層出不窮,去年業者在佳冬一帶農地插旗「太陽能預定地」卻遲遲未種電,導致良田變荒田,而今年不插旗直接拆工寮,加劇農友租不到地耕作的窘境。(謝佳潾攝)
政府力推綠能發展,未料田間亂象層出不窮,去年業者在佳冬一帶農地插旗「太陽能預定地」卻遲遲未種電,導致良田變荒田,而今年不插旗直接拆工寮,加劇農友租不到地耕作的窘境。(謝佳潾攝)
政府力推綠能發展,未料田間亂象層出不窮,去年業者在佳冬一帶農地插旗「太陽能預定地」卻遲遲未種電,導致良田變荒田,而今年不插旗直接拆工寮,加劇農友租不到地耕作的窘境。(謝佳潾攝)
政府力推綠能發展,未料田間亂象層出不窮,去年業者在佳冬一帶農地插旗「太陽能預定地」卻遲遲未種電,導致良田變荒田,而今年不插旗直接拆工寮,加劇農友租不到地耕作的窘境。(謝佳潾攝)

政府力推綠能發展,未料田間亂象層出不窮,去年業者在佳冬一帶農地插旗「太陽能預定地」卻遲遲未種電,導致良田變荒田,而今年不插旗直接拆工寮,加劇農友租不到地耕作的窘境,農友無奈嘆,業者與地主都沒違法,但農夫無田種是對的嗎?

據農委會公告,一般農業區可依「非都市土地使用管制規則」,將可耕作農地變更為「特定目的事業用地」來種電,而因地主租一分地給種電業者的年租金至少4萬,反觀租給小農只有5000至1萬5000元,因此可預見多數地主想租給業者。

但變更地目的申請過程很繁瑣,動輒以年計算,導致業者在插旗後遲遲無法種電,加上簽約後農地不能再耕作,良田因而變荒田。不少農友苦嘆,看得到租不到,不僅心酸也不捨,農田的荒廢時間是與修復時間成正比,「所以現在根本是在浪費時間」。

此外,還有部分地主因拿捏不定是否要棄田種電,因此在出租時會與承租小農示意,「一旦決定要種電,土地他要無償拿回」,農友為了有田種,只好答應。未料,都還沒收成,地主一聲與業者簽約,工寮馬上遭業者拆除,比「插旗宣示」更令人措手不及。

「可以劃專區讓農夫有飯吃嗎?」楊姓農友說,政府推動綠能沒有錯,但沒有配套措施就是不對,且政府不也在鼓勵青農返鄉,現在雖有低利率貸款保障、技術培訓,但沒有土地耕作就一切免談了。

(中時 )

#太陽能業者 #農友 #地主 #政府 #農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