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以翔終於回家了!本名曹志翔的高以翔(Godfrey)上月27日在寧波錄製浙江衛視《追我吧》時發生心因性猝死,35歲青春正好的生命嘎然而止,令親友悲痛、粉絲不捨。他的遺體今(2日)在二哥高宇橋、女友Bella、經紀人的陪伴下,一路從杭州運往上海,再輾轉飛行千里,趕在明天(3日)「頭七」之前,Godfrey終於回到許多親友等著他的台灣!經紀公司傑星傳播也宣布,高以翔告別式將於12月15日上午8點在第一殯儀館景行廳舉行。

飛機抵達桃園機場,高以翔的靈柩被移出飛機後貨倉。(陳麒全攝)
飛機抵達桃園機場,高以翔的靈柩被移出飛機後貨倉。(陳麒全攝)

高以翔返家之路迢迢,裝載他遺體的棺木清晨約5點從杭州殯儀館運往上海,7點多抵達上海,8點10分運抵東方航空貨運中心,隨即轉往上海浦東機場,搭乘中午的東方航空班機返台。下午2點多左右飛機降落,地勤人員操作裝卸機具,緩緩將裝在航空貨運標準貨盤上、包覆著網繩的高以翔棺木卸載,由拖車從停機坪拖往長榮空運倉儲公司舉行迎靈儀式,航空警察局的警備車尾隨戒護。

高以翔的棺木卸載後,地勤人員準備以拖車拖往長榮空運倉儲機放倉。(陳麒全攝)
高以翔的棺木卸載後,地勤人員準備以拖車拖往長榮空運倉儲機放倉。(陳麒全攝)

地勤人員貼心整理高以翔棺木外的網繩。(陳麒全攝)
地勤人員貼心整理高以翔棺木外的網繩。(陳麒全攝)

地勤人員以拖車將高以翔的靈柩拖往長榮空運倉儲機放倉準備進行迎靈儀式。(陳麒全攝)
地勤人員以拖車將高以翔的靈柩拖往長榮空運倉儲機放倉準備進行迎靈儀式。(陳麒全攝)

家屬在45分鐘內完成手續,先繳交航空公司班機日期、編號及貨運提單、死亡證明書、防腐證明書等文件,並由疾管局前往確認,確保沒有傳染疾病後將文件交給海關,再由海關審核文件,確認無異,移交給報關行將棺木領回。靈柩接著送進長榮倉儲機放倉通關,他的大哥與禮儀公司人員等在這裡迎靈。

高以翔的棺木卸載後,由拖車拖往長榮空運倉儲機放倉舉行迎靈儀式。(粘耿豪攝)
高以翔的棺木卸載後,由拖車拖往長榮空運倉儲機放倉舉行迎靈儀式。(粘耿豪攝)

一路陪同高以翔遺體回台灣的二哥、女友Bella及經紀人等人,在班機停妥後,由環宇商務中心禮賓人員引導,從空橋旁樓梯走下停機坪,登上等候的禮賓車,經由商務禮遇程序通關入境,隨即趕往長榮空運倉儲的機放倉與棺木會合。海關等相關單位驗放,家屬與法師在機放倉舉行迎靈儀式。結束後棺木送上靈車,下午3時30分驅車離開桃園機場。

高以翔的二哥緊緊抱裝著弟弟牌位的包包,和高的女友Bella(後戴墨鏡黑色口罩者)一起返回台灣,到機場接靈的大哥上前擁抱摟肩。(粘耿豪攝)
高以翔的二哥緊緊抱裝著弟弟牌位的包包,和高的女友Bella(後戴墨鏡黑色口罩者)一起返回台灣,到機場接靈的大哥上前擁抱摟肩。(粘耿豪攝)

高以翔的二哥緊緊抱裝著弟弟牌位的包包,和高的女友Bella(後戴墨鏡黑色口罩者)一起返回台灣,到機場接靈的大哥上前接弟弟。(桃園記者聯誼會提供)
高以翔的二哥緊緊抱裝著弟弟牌位的包包,和高的女友Bella(後戴墨鏡黑色口罩者)一起返回台灣,到機場接靈的大哥上前接弟弟。(桃園記者聯誼會提供)

高以翔的家屬在長榮空運倉儲機放倉舉行迎靈儀式。(陳麒全攝)
高以翔的家屬在長榮空運倉儲機放倉舉行迎靈儀式。(陳麒全攝)

載著靈柩的靈車約4點10分抵達台北第一殯儀館,4點40分,高以翔的大哥手捧著弟弟的牌位,移靈至一殯對面的金寶軒,下車時有人喊著「下車了」,整個過程中全程都以大黑傘遮住。隨後抵達靈堂的「高父」曹道成儘管悲痛,仍雙手合十親切地對採訪記者們說「大家辛苦了」,高媽則情緒明顯激動需要親友攙扶,一臉憔悴的女友Bella也快閃進入大廳。Bella返台時被發現身上穿的外套,疑似與高以翔26日飛抵寧波時向粉絲揮手打招呼時穿的是同一件,那也是他留給粉絲的最後身影,想來令人格外心疼鼻酸。

高以翔的靈車抵達第一殯儀館。(粘耿豪攝)
高以翔的靈車抵達第一殯儀館。(粘耿豪攝)

高以翔的靈車抵達第一殯儀館。(粘耿豪攝)
高以翔的靈車抵達第一殯儀館。(粘耿豪攝)

高爸與高媽晚間7點左右離開靈堂,兩人離去前再度對現場記者雙手合十,高爸說「謝謝大家,辛苦了」,媒體簇擁而上追問:「以翔終於回家是否放下心中大石頭?」他說「那是當然的」,貼心的他也不斷提醒記者們要小心階梯。

高以翔爸爸曹道成雙手合十謝謝媒體。(吳松翰攝)
高以翔爸爸曹道成雙手合十謝謝媒體。(吳松翰攝)

(中時 )

#高以翔 #追我吧 #浙江衛視 #猝逝 #昏迷 #娛樂 #身亡 #去世 #過世 #運動 #急救 #健康 #猝死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