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西藏自治區的古格王城遺址。(取自新浪微博@花生kok)
位於西藏自治區的古格王城遺址。(取自新浪微博@花生kok)
位於蘇州的拙政園一隅。(取自澎湃新聞)
位於蘇州的拙政園一隅。(取自澎湃新聞)
攝影師嘉楠在拍攝成都。(取自澎湃新聞)
攝影師嘉楠在拍攝成都。(取自澎湃新聞)
大陸特有的三級階梯式地形
大陸特有的三級階梯式地形

《這裡是中國》解決的第一個問題是──中國到底從哪裡來?解答這個問題的角度多種多樣,地質學家的答案或許最為特別,因為他們會從一個行星尺度的宏大視角出發。答案不在掌控中國經濟命脈的繁華都市,而在這顆星球上非常突出的一塊寒冷高地──青藏高原。

常年在青藏高原,研究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的地質學家鄧濤說,中國能有現在的地形、地貌和氣候環境,源於約6500萬年前的一次大碰撞。當時,印度板塊與歐亞板塊相撞,撞擊速度非常快,能量極大,造成了青藏高原的隆升,形成了中國三級階梯式的地形。如果沒有青藏高原,就不會有西北大漠、煙雨江南。

從荒野到文明格局緊密

沿著北緯30度的緯度線看過去,會發現這裡遍布乾旱的沙漠,如撒哈拉沙漠、以及阿拉伯半島的沙漠地帶。而江南,也處於同一個緯度。正因為青藏高原,它平均4000公尺的海拔,占據了對流層的2/3的高度。到了夏季,高原上強烈的紫外線會對地表進行加熱,導致氣流上升。

這讓青藏高原變成了一台「抽風機」,吸收著周圍的空氣湧入高原。比如說從太平洋過來的東亞季風。季風帶著大量的水氣,途徑江南一帶,江南就此成了一個非常濕潤的地區。「可以說,沒有6500萬年前的那次碰撞,就沒有青藏高原,就沒有今天的中國。」

為了更好地展現中國之美,耿華軍的團隊以大陸特有的三級階梯式的地形切入,推翻了我們一貫以「行政區」的角度看中國的方式。第一級階梯青藏高原,它是以荒野為主。第二級階梯新疆、雲貴高原這一線,是荒野和文明區結合得很緊密的地方。到第三級階梯就是以文明為主。這能展現出來大陸整體格局上從荒野到文明上的變化。

人人都能發現中國之美

「除了科考隊員,每一個普通的中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方式,去發現中國之美。他們可能是登山家、是潛水愛好者、是驢友、是攝影師、是喜歡用手機記錄美景的普通人。」耿華軍說,就以攝影師嘉楠為例,連續3年每天早上6點鐘去登龍泉山,等待機會拍攝成都的全貌。2017年6月5號那天,他登上龍泉山的時候,雲霧正好都消散掉了,陽光也剛好。他一連拍攝了32張照片,最後接成了這麼一張照片。耿華軍感歎:「這本書的編寫離不開中國科考隊員、專家和攝影師們的幫助。沒有他們,中國之美就沒法展現。」

(旺報)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