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美麗島事件40週年,曾經擔任美麗島嫌犯辯護律師的前總統陳水扁今天表示, 他在擔任辯護律師之後 ,國營的招商局輪船等訴訟中的案子全部取消委任,顧問律師也不再聘任。唯獨民營的長榮海運不受影響。

陳水扁今天在臉書表示,回顧40年前才30歲的海商律師阿扁,怎會一頭栽進「美麗島事件」軍法大審的辯護工作,結果走上政治不歸路?答案是,電話那一端家人激勵的聲音:身為律師,明知道這是「未暴先鎮,鎮而後暴」的政治案件,卻不敢接辦,「做律師有啥米路用?」

他說,1980年2月23日,張德銘大律師來電問阿扁能否接辦「美麗島事件」軍法大審的辯護工作,黃信介和陳菊各少一個律師,黃信介是龍頭老大,相對比較沒人敢辯,那就由阿扁來辯。「阿扁受到信介仙影響,才能在10年後以菜鳥律師為昔日政治偶像做辯護,毋寧是上天的安排」。

陳水扁表示,3月6日阿扁到景美軍事看守所律見黃信介,開頭就提出被疲勞審問的刑求抗辯,也讓阿扁充分認識到什麼是羅織成獄的政治指控和政治審判。跟1947年「二二八事件」、1960年「自由中國雷震案」一樣,都是兩蔣戒嚴威權統治的政治迫害與追殺。

他說,他的大學恩師好意提醒阿扁,這是出力不討好的辯護工作,很可能會影響律師業務,公家的案子一定被收回。果不其然,國營的招商局輪船、陽明海運,省營的台灣航業,訴訟中的案子全部取消委任,顧問律師也不再聘任。唯獨民營的長榮海運不受影響。「施明德說調查局推薦阿扁給張榮發的長榮海運當法律顧問,那是沒有的事」。

(中時 )

#阿扁 #美麗島事件 #長榮海運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