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政府消防局控犬員林鴻麟與搜救犬Bailey也曾支援國四川強震。(林鴻麟提供)
台北市政府消防局控犬員林鴻麟與搜救犬Bailey也曾支援國四川強震。(林鴻麟提供)

「雖然只是牽著狗,但每一個細微動作都是專業、對搜救犬來說,每一步都是在工作!」台北市政府消防局是全台最早成立搜救犬隊的單位,台北市政府消防局控犬員林鴻麟進入犬隊13年,憑著驚人的耐心、觀察力以及專注,領著搜救犬一路訓練,也透過反覆的練習,讓搜救犬能在關鍵時刻擁有最佳表現、嗅出一線生機,盼望外界能把搜救犬訓練當作一門專業,而不是宣導用的活招牌。

台北市消防局在921大地震的隔年、1990年成立搜救隊與搜救犬隊,一開始為4人編制,之後一路擴編,現在為8人編制,今年「搜救隊暨搜救犬訓練基地」更是落成啟用,提升搜救犬豢養訓練環境及搜救隊救援整備作業空間。

回想當初加入搜救犬隊,林鴻麟笑說,當時因為跟犬隊在同個駐地,常常看學長在養狗,看著看著就趁輪調時轉入成為二代犬隊成員,而當時他赴美國受訓,也帶回了他的第一隻搜救犬Bailey。Bailey是隻黑色的拉布拉多,在美國通過FEMA測驗後,2歲時來到台北市搜救隊,成為台北市消防局的二代搜救犬。

談起Bailey,林鴻麟眼中也閃著光,因為從登山客失蹤、風災後搜救,到2008年的中國四川強震,大小搜救場合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這也讓Bailey成為他職涯中接觸那麼多隻搜救犬中最難忘的一隻。而Bailey在退役後,於去年4月於睡夢中安詳辭世,消防局也安排他於富德公墓政府部門值勤犬灑葬專區永眠,紀念永遠的榮譽市犬Bailey。。

內政部消防署11月初舉辦「2019亞洲區MRT搜救犬隊救援能力認證」,共計有18隊參與認證,共有7隊通過,而台北市政府消防局就是其中的一隊。林鴻麟解釋,考試的現場腹地很廣、模擬搜救與待命的時間都很長,最難控制的情況,就是如果訓練量體沒有辦法那麼大、狗狗無法負荷模擬測驗時,就會出現很多突發,這時候平常的專業訓練就會變得非常重要。

對於一般人而言,最常看到搜救犬在坍塌的房屋、山域間搜索,或者是在演習時會跟隨控犬員、進行吠叫箱模擬等,搜救犬聰穎的表現,也成為在做防災宣導時,民眾最愛「指名」的活招牌。

「最常被問到,搜救犬會不會握手,但我們要他學握手做什麼?學會握手無助於搜救啊!」林鴻麟無奈地說,搜救犬雖然要進行社會化訓練,有時候太娛樂性質的宣導活動,反而會讓搜救犬混淆,例如邀請搜救犬表演搜索,但搜索對象是「假人」,這就跟搜救犬平時的練習背道而行;又或者是請控犬員穿著布偶裝帶著搜救犬遊行掃街,反而頓失搜救犬隊的專業形象,甚至可能破壞了與搜救犬之間的默契。

談起搜救犬訓練的眉角,林鴻麟也打開了話夾子。他說,每一隻搜救犬的能力不同、個性不同,相對應的訓練方式也不同,「有些很喜歡吃、有些很喜歡玩,要抓到他們的個性,每次遇到新狗就會去修正自己的訓練方式」,他形容跟操作機器不同,訓犬沒有標準的SOP、也沒有絕對正確的方式,每一個小細節都是一套專業。

「不要看我們好像站出去很帥、覺得搜救犬好像天生就很會找。」他舉例,當搜救犬在判讀這區域有沒有人待救時,就要透過一次又一次的訓練,讓他判讀這樣的氣味濃度有沒有人在、或者只是殘留氣味,必須要讓搜救犬在正確的情況下吠叫回報,這就是一門很難的功課;另外,如果有人在搜救區域內,搜救犬也要判斷這是待救者,或是一同工作的夥伴,因此每一次的平日訓練、每一場模擬練習都變成非常重要。

在台灣消防員可說是十八般武藝,從救災、救護、安檢、火災調查等,林鴻麟期盼,當消防工作越來越走向細緻、專業的分工時,也希望能獲得更多的尊重。他說,搜救犬是一條寶貴生命,每一次的出勤任務時都是很好的生命教育,也盼望不要把搜救犬當作宣傳道具,而是一個在執行艱難搜索工作時最忠貞的夥伴。

(中時 )

#搜救 #訓練 #專業 #台北市 #消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