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興仲以高雄系列作品引起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注意,邀請他以「大王」為題,繪製短篇漫畫,刊載於衛武營刊物《本事》第八號。(陳興仲提供/王寶兒台北傳真)
陳興仲以高雄系列作品引起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注意,邀請他以「大王」為題,繪製短篇漫畫,刊載於衛武營刊物《本事》第八號。(陳興仲提供/王寶兒台北傳真)
為回饋家鄉,陳興仲專注創作高雄形象作品。圖為他為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停車區所繪製的榕樹廣場插畫。(陳興仲提供/王寶兒傳真)
為回饋家鄉,陳興仲專注創作高雄形象作品。圖為他為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停車區所繪製的榕樹廣場插畫。(陳興仲提供/王寶兒傳真)
陳興仲的畫風帶有童趣、奇幻的色彩。圖為陳興仲為高雄創作系列作品之一《城市沸騰City is Boiling系列-城市之母》。(陳興仲提供/王寶兒台北傳真)
陳興仲的畫風帶有童趣、奇幻的色彩。圖為陳興仲為高雄創作系列作品之一《城市沸騰City is Boiling系列-城市之母》。(陳興仲提供/王寶兒台北傳真)

逝去的人事物,雖無法再回到人們身邊,但在作品中卻永遠存在。插畫家陳興仲首次嘗試繪製漫畫《大王與我》,在畫中將時光倒流,讓自己成了蹦蹦跳跳的小男孩,與寵物犬在高雄街頭展開尋找外公的旅程,「這是一個在紙上思念外公的過程。外公喜歡拍照,留了一堆照片,我把這些照片幻化成尋找外公的線索,在尋找的過程中一邊慢慢長大。畫到最後發現,我真的很想他。」

陳興仲表示,外公家住高雄鹽埕區,屬於高雄較為熱鬧的市區,在拜訪外公的路程上,隨著街景從單調變得繁華,心情也會很不一樣,「雖然市區的樣貌會不斷的轉變,但小時候從車窗外看的景色,在心裡留下很深的印象。漫畫裡我變成了小男孩,坐在擋車望向前方的視角,也是兒時外公騎車載我留下的回憶。」

漫畫裡,陳興仲化身為小男孩,與寵物犬依靠著三張照片尋回外公。探險過程童趣而奇幻,小男孩所搭乘的交通工具、尋找的物品也象徵成長的變化,「比方說我從小到大的交通工具依序是被大人載的機車、上學搭的公車、有能力駕駛的汽車,小男孩在探險時所搭乘的交通工具也是如此。第一張照片線索則是象徵學生時代的書包。」將時間賦予在畫面中,不僅小男孩越來越大、狗兒越來越高,外公也逐漸衰老。

陳興仲畢業於雲林科技大學視覺傳達系研究所,過去在大學鑽研傳統美術的他,在就讀研究所期間對插畫產生了興趣,至今投身插畫創作約六年,作品多為產品包裝及品牌設計。此次受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刊物《本事》第八號之邀,以高雄街頭巷尾時常出現的「大王」字樣為題,首次嘗試繪製漫畫《大王與我》。

身為土生土長的高雄人,陳興仲透露,以前對於街頭常出現的「牛乳大王」、「書包大王」、「綠豆沙大王」一直沒有特別感覺,直到與居住於外縣市的朋友討論,才發現這是在地的特色。而陳興仲在大學時,也漸漸的有了回饋故鄉的意識,在研究所期間開始創作一系列以高雄為主題的創作,在網路打開知名度。

陳興仲表示,「我覺得一個人的求學、生長,都必須利用了很多社會資源才能完成,當人夠成熟時,需要慢慢的回饋給地方,我在研究所畢業後回到高雄,希望能夠更專注於高雄的創作,利用專業為養育我的地方盡一份心力。」

(中時 )

#外公 #高雄 #大王 #照片 #漫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