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邦眾議員提出《台灣使節法》的法案在海峽兩岸與美國引起了注意,大陸上海台灣研究所學者認為,台灣的政治、經濟、軍事等領域對於美國的重要性,要遠遠高於很多國家,AIT的實際配置也比很多國家高,其處理的問題也比很多美國大使館更多。這兩名眾議員所提出升格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長層級的做法只是為「噁心」中國大陸,繼續打「台灣牌」,吸引媒體的注意力而已。

美國眾議院「國會台灣連線」主席、共和黨籍眾議員夏波(Steve Chabot)及民主黨籍眾議員薛曼(Brad Sherman)共同提出名為「台灣特使法案」(Taiwan Envoy Act)的新法案,要求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的任命應比照一般美駐外大使的提名程序,經過總統提名及參議院同意下任命,其級別應等同於「無任所大使」。

《美國之音》指出,AIT成立於1979年,是美國與中國大陸建交後,美國國務院依據《與台灣關係法》設立的非營利組織,AIT台北辦事處實質處理相當於美國大使館的業務。2007年時,時任共和黨籍眾議員唐克多也曾在眾院提出類似法案,不過法案當時沒有被排上議程,最後無疾而終。

上海台灣研究所所長俞新天在接受《環球時報》訪問時表示,這個法案沒有實際意義,更多是在博眼球,其主要目的就是噁心中國大陸,繼續打「台灣牌」。

俞新天表示,這個法案通過與否,對美國在台灣的存在狀況不會產生太大影響。二戰後美國在台灣有很多現實利益,深入台灣社會各方面,加上台灣的經濟實力,其在政治、經濟、軍事等領域對於美國的重要性,要遠遠高於很多國家。因此,AIT處長雖然是處長級,但實際配置上高於很多真正的國家;AIT的規模也遠遠大於美國在很多國家的大使館。此外,AIT處理的問題要遠多於很多美國在其他國家的大使館。

俞新天說,美國現在想方設法制約中國大陸的發展,而眾多手段中,「台灣牌」的成本相對較低。但美國也要考慮,它是否願意付出代價,因此這個提案未必能通過。歸根結柢,台灣問題的解決主要還是要看中美關係的進展,因為只有在中美關係中,台灣才能發揮作用。

文章來源:博眼球!美議員又打「台灣牌」提「台灣使節法」,專家斥:沒實際意義

(中時新聞網)

#台灣牌 #美國 #AIT #使節 #制約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