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戒嚴時期的景美看守所(現改為景美人權文化園區)擺設受刑人腳鐐及手銬的戒具。(本報系資料照片)
昔日戒嚴時期的景美看守所(現改為景美人權文化園區)擺設受刑人腳鐐及手銬的戒具。(本報系資料照片)
蔡衍明出生於台北市,兩岸企業家旺旺集團董事長
蔡衍明出生於台北市,兩岸企業家旺旺集團董事長

旺董開講事情往往都不是你想的那樣!其實哪有那麼複雜?哪有那麼陰暗?有趣的過程,以及你不知道的真相,揭出表象的另一面,人情冷暖來現形,讓愛台灣又古意的旺伯,真心誠意的,慢慢說給你聽......!

嗨!大家好!

很久沒有對鏡頭講話,我想從我第一次──今年8月23日開始講,到現在今天12月22日了,總共說了差不多推出快50集。一開始是因為我個人也好、我們旺中媒體集團每一個同事也好、被黑到侮辱到受不了,所以我自己出來講。也很感謝這麼多粉絲、這麼多看過我講的人,給我們的支持。讓我們旺中每一個媒體的工作人員,大家都很有精神,好像把尊嚴都討回來了。很感謝,我在這裡很感謝大家的支持。

反滲透法 把兩岸帶入絕境

為什麼我拖這麼久都沒有講?如果要說起來,應該是說我對民進黨,對蔡總統非常非常的失望,尤其最近在推「反滲透法」,其實今天早上三、四點的時候我在看我們的「翻爆」,我看昨天北京《環球時報》辦一個談2020的論壇,其中有一項是講到2020兩岸的事情。其中台灣的張亞中教授,還有王在希,以前國台辦副主任,還有一個退休的中將王將軍談的一些內容,在我們《中國時報》和《旺報》都有(報導)出來。

我看了內心非常的難過,說不定應該是我這一次錄影,應該是我蔡衍明在Youtube上面,應該是最後一次談到(兩岸)政治的事情,因為我們偉大的蔡英文總統她決定在12月31日要讓「反滲透法」三讀通過。

「反滲透法」 可能我們台灣人一般來講(不太了解),其實一開始的時候,我也不知道這個「反滲透法」是什麼內容,我也沒怎麼在注意。之前,只是一直聽見說「中共代理人」,一天到晚把我們旺中的人都說成是「中共代理人」。

跟汪洋去辦一個兩岸媒體論壇,大陸領導人在那邊說話,對台灣人說話,大陸的每一個論壇每一個會都是這種情形,說我們在「聽訓」。民進黨種種的跡象都是要拖我們進去「反滲透法」,所以假如12月31日「反滲透法」真的通過,我想我也沒機會繼續講。但是,我在這裡要請教民進黨、請教蔡英文總統,有必要把兩岸帶入這個狀況、這個絕境嗎?有必要讓大陸對台灣完全失望絕望嗎?你們為了要玩你們的政治,妳為了要拿總統整個統治的權力,有必要把台灣人帶到這個地步嗎?

操控法制 自由民主全走調

「反滲透法」就是戒嚴就是獨裁。難道妳蔡英文真的要戒嚴、要獨裁?我對妳的感覺並不認為妳是這樣的人,但是妳有必要為了要選一個總統,搞成台灣這樣,這麼撕裂、這麼對立。這個「反滲透法」,可能各位朋友不了解,任何事情都可以帶你們進去這個法(套用這個法)而且這個不是罰錢而已;這是《刑法》,而且隨時人家說你怎樣,比如說,我如果跟哪一個,不要說我,你們所有台商,甚至你們去大陸一定會碰到共產黨員,但是法(「反滲透法」)裡面,如果你們跟他講話,回來如果你做了什麼事情影響到選舉,你們就是有罪。如果要套上罪是什麼罪都套得上,這不是比以前的戒嚴更嚴重嗎?

我們常常口口聲聲說是自由民主國家,現在你們民進黨就是自由民主,所有的台灣人在你們統治之下,表面是自由民主,實際上因為法制變成你們在操控。自由民主不加上法制不算是一個很好的制度,結果這個法制都被你們占走了。

我從8月23日以來,我說得很硬(直接)可能對你們也很不客氣,坦白說,你們讓人很失望、很絕望。我絕望、我失望是一回事,但我拜託你們,不要讓兩岸失望和絕望。有一些事情人家就對你們已經不信任了,你們還有必要這樣做嗎?

回想從8月23日到現在,我很感謝大家朋友對我們的支持,媒體界大家要黑我,黑到後來也比較難黑了。因為我自己都出來講了,該發誓我也發誓過了,該說的我也都有自我解釋過了。

其實我要在這裡強調,再一次地強調,我今天不小心進去媒體,不小心去參與政治,但我絕對有這個心──我希望兩岸好。(文轉A9版)

(旺報)

#反滲透法 #反滲透 #戒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