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大陸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右)在北京同伊朗外長扎里夫會談。(新華社資料照片)
8月,大陸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右)在北京同伊朗外長扎里夫會談。(新華社資料照片)
在中美摩擦升級下,大陸需伊朗牽制美國,圖為伊朗仿大陸紅旗-2飛彈的M-7式戰術飛彈。(取自新浪網)
在中美摩擦升級下,大陸需伊朗牽制美國,圖為伊朗仿大陸紅旗-2飛彈的M-7式戰術飛彈。(取自新浪網)

伊朗與美國,伊朗與沙烏地阿拉伯(下稱沙國),以及波斯灣地區局勢目前仍然緊張。而與伊朗跟沙國皆關係密切,且為主要石油進口國的中國,夾在中間也不好受。儘管中國近來相繼與沙烏地阿拉伯跟伊朗舉行聯合軍演,但仍盡量做到互不偏袒,以平衡中東外交。

近來油輪在波斯灣遭到攻擊及沙國油田能源設施遭遇襲等事件,美國宣稱背後都有伊朗的影子。而中國對於當前沙伊兩國的紛爭則盡量都保持中立。儘管在當前中美摩擦升級的情況下,中國需要伊朗牽制美國,但也盡量不做得太過明顯,避免得罪沙國。

伊朗積極聯中抗美沙

伊朗則欲積極拉中國對抗美國與沙國,高調宣布與中國和俄羅斯於12月在印度洋北部首次舉行海上聯合軍事演習,並宣稱這是向世界發出中俄伊三國團結的信號。分析指出,這次聯合軍演將被看成是伊朗成功拉中俄入隊,顯示陷於孤立的伊朗開始獲得中俄兩股重要力量的支持。

實際上,中國和俄羅斯迄今對與伊朗聯合軍演的反應都非常低調。且中國在中東外交上也不是省油的燈,早在與伊朗聯合軍演前,就於11月先與沙國進行聯合軍演。該軍演是為期3周的海上聯合演習,在沙國一個海軍基地進行,中國官方宣稱,這場聯合軍演是為了建立中沙信任,對抗海上恐怖主義與海盜行為。

但隨著美國近期逐漸退出中東,伊朗欲積極拉中國介入中東,近期不斷增強與中國的軍事外交互動,伊朗外長方於8月訪問北京,伊朗軍隊總參謀長也於9月訪問中國。但中國對伊朗的態度仍是虛與委蛇,因為中國仍須與沙國及以色列保持良好關係,尤其沙國如今更是中國的第二大石油進口國。

中東形勢對伊朗不利

儘管沙烏地阿拉伯與美國一直以來關係良好,目前沙國政權的實際控制者王儲穆罕默德‧本‧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也厲行「自由化運動」,引進外資及高科技和賦與沙國婦女更多權利。但隨著2018年沙烏地阿拉伯異見人士卡舒吉在土耳其伊斯蘭堡被沙國特工殘忍肢解後,美沙關係不斷惡化。這讓中國看到機會,不斷加強與沙國關係,沙國高層近來甚至出現以中國模式取代美國加州模式的呼聲。

在中國態度曖昧不明的情況下,中東形勢目前對伊朗愈發不利,伊朗在西方國家的嚴厲制裁下國內經濟不斷惡化,促使伊朗開始主動與沙烏地阿拉伯修好。伊朗總統哈桑‧羅哈尼就於12月初表示,伊朗已準備好與沙國恢復正常關係,兩國需要拋開仇恨,通過合作解決地區問題,以創造地區的和平與穩定。

(旺報)

#美國 #伊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