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幣兌美元短期升勢接近滿足點
澳幣兌美元短期升勢接近滿足點

儘管今年美國聯準會(Fed)已降息三次,但預期下一季度美元的表現仍有彈性。雖然今年美國經濟一度與全球同步放緩,但相對成長表現仍優於其他成熟經濟體。Fed在10月第三次降息結束後,主要央行貨幣政策分歧的情況再現。11月,歐洲央行(ECB)在沒有明確的結束日期的情況下重啟了資產購買計畫。英國央行(BOE)則可能採取降息措施的傾向。另一方面,澳洲央行(RBA)對進一步降息至0.25%持開放的態度,這樣的水準應可被視為量化寬鬆,RBA並將負利率視為可採行的政策。

2019年,在成熟與新興經濟體採取一致的寬鬆貨幣政策後,全球經濟已開始趨於穩定。基於星展集團對全球經濟2020年溫和成長的觀點,預期美元第一季仍可能受惠於經濟成長情勢相對較佳及利率相對較高而處於高檔。

但,2020年第一季之後,美元可能呈現小區間震盪,但大致持穩的格局。展望2020年第一季,星展集團預期美元指數(DXY)將於95至100區間呈現震盪。

經濟成長疲軟 歐元承壓

歐元部分,由於貨幣政策走向分歧、經濟成長疲弱以及德國政局的動盪,預期歐元兌美元仍有走弱到1.05至1.10區間的風險。歐洲政治面,德國雖然避免經濟出現技術性衰退,但仍無法避免出現經濟成長停滯的狀況;若德國基督教民主黨(CDU)和社會民主黨(SPD)的聯合政府瓦解,並導致德國國會提前大選,歐盟的團結性可能受到威脅。

同時,雖然英國首相強森領導的保守黨組成多數派政府,也帶動英鎊兌美元升值,但仍需留意英國硬脫歐的風險,因此波動區間將會較大,估在1.29~1.35之間。

日圓的避險貨幣角色,在全球貿易戰惡化中堅挺。日本央行(BOJ)在聯準會三次採取降息措施的期間決定按兵不動,也為日圓帶來支撐。但日本經濟疲弱的狀況開始擴散,貿易和製造業受到貿易戰的影響而萎縮,服務業也在2016年以來首次開始萎縮,且10月上調消費稅的措施將影響消費。

所幸2020年的東京奧運會可望為日本經濟帶來暫時性的刺激,如奧運會前的公共建設支出和探訪日本的觀光旅遊。隨著美國聯準會將按兵不動,日本官方採取的財政和貨幣刺激措施及較弱的日圓可同時支撐日本經濟成長。

受到避險需求和疲弱的經濟展望兩因素的影響,預期美元兌日圓匯價將介於105至110之間震盪。

另一方面,澳洲央行(RBA)曾表示將維持利率在低點一段時間,待通膨率回升至2%~3%的目標;若全球經濟成長進一步減緩,RBA已表示可能採取非傳統的貨幣政策,如負利率政策和量化寬鬆措施;因此,預期澳幣兌美元將可能回弱,維持在0.7以下(見圖)。

人民幣 7元大關拉鋸戰

在中美簽定首階段貿易協議,並降低部分現有關稅後,美元兌人民幣一度貶破7的價位;但未來走向仍需視兩國下階段協商情況與經濟情勢的發展。此外,技術面則是顯示(以黃金切割率評估),匯價介於6.93至7.06之間震盪的機會偏高;但仍需視中國經濟的發展,若未有明顯改善,將無法支撐人民幣的升勢。

(工商時報)

#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