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民主是台灣的核心價值,卻陷入風雨飄搖的危急狀態;我們熱愛的中華民國備受侵噬,也進入僅存一息的垂危階段。這個執政績效不彰的政府為了操弄選情,為了壓制在野力量,為了推進台獨目標,處心積慮立惡法、行霸政,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最近更罔顧程序正義,蔑視基本法理,踐踏人權保障原則,宣告限期內完成「反滲透法」立法。

「反滲透法」最惡劣之處,在於對「境外敵對勢力」的「滲透來源」的羅列無所不包;對於所涉行為定義極其不明,使人動輒得咎。法案授予司法與行政機關非常寬鬆的「認定」空間,可以憑心證主觀羅織,隨意定奪。這樣的法律幾乎是空白立法,堪稱「扣帽子法」。一旦通過施行,不但任何與中國大陸有交流、業務往來、互動者將陷入觸法的危險處境,幾乎所有人、所有事隨時都可能被繩之以法,而從事報導與論述的媒體更是首當其衝,宛如走在鋼索上,隨時有墜落與覆滅的風險。

新聞媒體是人民的探照燈,主要功能是將外在環境的變化,以及所帶來的機會與風險告知閱聽眾,同時形成見解,以分析與評論形式與民眾溝通。

中國大陸是影響台灣生存發展重要的「境外勢力」,而依據「反滲透法」草案,這個境外勢力是敵對性的,其所有政黨機關以及相關的組織與個人,都可列為「滲透來源」,而與所有滲透來源相關的衍生性行為,都是可以懲處的違法行為。

如此一來,未來所有與中國大陸相關的報導、論述、交流與活動,只要行政機關有所懷疑,或者意欲打擊,即可認定其受滲透來源「指示、指揮或資助」而予罰款或判刑。在這樣的惡法威懾之下,媒體動輒得咎,根本無從善盡報導、告知與溝通的職責,而且產生極大的寒蟬效應,只能單一方向對「境外敵對勢力」作敵對性立場的報導與論述,全然失去求真求實、客觀論述的自主空間。媒體一旦淪為全然反中、反中共的宣傳機關,則其專業精神將完全崩解,其真實告知與據實論述的功能隨而不復存在。

本報歷經創辦人余紀忠及旺中集團蔡衍明兩段時代,辦報宗旨一貫秉持中華民族情懷,體現自由民主精神,雖有經營權的變更,《中國時報》「自由民主愛國家、開明理性求進步」的辦報理念始終堅持不變。創辦至今近70年來,謹守這一原則與信念行事,對官方任何限縮新聞自由的舉措一向堅決反對,抗爭到底。

1958年當局決意修改《出版法》,加強行政官署審查出版物,當時的發行人余紀忠先生認為此舉不僅違反憲法精神,更扼殺了新聞自由,在《中國時報》發表社論指出:「若報紙成為一定形式,報人都成為緘口金人,國無諍臣,官無諍友,民無諍言,那我們將不得不為國事前途致其慨嘆了。」在當時那種戒嚴時期威權政治的氣氛下,敢於挺身力爭新聞自由,其所表現的道德勇氣直可撼動威權。

李登輝總統卸任前夕,企圖第6度修憲濫權,《中國時報》以〈修憲不能逾越的四項憲政禁忌〉為題發表社論,強調「修憲不能破壞制衡,修憲不能造就強人,修憲不能助長全權政治,修憲不能犧牲民主換取政黨利益。」70年來《中國時報》每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發揮輿論力量,影響或導引國家發展方向。中壢事件、美麗島事件、中美斷交等危急時刻,《中國時報》鏗鏘有力的言論,發揮舉足輕重的作用。

愛國家、支持和平統一是《中國時報》長期的傳統,1999年余紀忠先生與中共總書記江澤民晤談時指出,「如果最終不幸走上戰爭,不僅聯繫兩岸的民族感情將化為烏有,半世紀來辛勤締造的建設成就同遭摧毀。」蔡衍明先生主張台灣人就是中國人,2014年《旺報》兩岸和平創富論壇提出兩岸「融一」的理念,2019年《旺報》10周年社慶進一步詮釋兩岸「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攜手共創包含台灣夢的大中國夢」,滿滿讓台灣人過好日子的用心。

《中國時報》在不同的時代面對不同的情境,或許會有不同的做法,但是自由、民主、愛國家的理念未曾改變,堅持新聞自由不容限縮、言論自主不容壓制、愛國情懷不容置疑,絕不畏縮。面對民進黨政府蓄意布下天羅地網的壓制行動,《中國時報》將奮勇一戰,寧死不屈。

(中國時報)

#滲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