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在立法院占有完全優勢,但這會期最後一天沒有通過109年中央政府總預算案,反以接受蔡英文總統的指示,限期通過爭議甚大的《反滲透法》,這完全是選舉考量,棄攸關人民福祉與國家發展的總預算案而不顧。

109年元旦這天,蔡英文繼續不召開元旦開國典禮的中樞紀念月會,這個於總統府大禮堂舉行的月會,陳水扁時代也沒廢除,但蔡總統上任後卻首次中斷至今,可見蔡英文有其獨特堅持的政治考量。她這次以召開記者會方式發表談話,但究其內容,主軸還是不脫選舉考量,其較受媒體關注的主要為《反滲透法》立法辯護,同時也為倒退、日趨嚴峻的兩岸關係卸責。

從日前的總統辯論會,也可以再次看到蔡英文推諉卸責的一面。針對沒收公投議題,蔡英文的回應完全迴避了外界的質疑,她其實是因為九合一選舉公投遭到民意反撲,且不願執行,乾脆就讓公投與大選脫鉤,避免再有公投案影響到她的連任。她提出公投綁大選造成選舉步調大亂的說法,也無法令人信服。去年公投案爆量且通過,民進黨是始作俑者,主因是民進黨主導修法降低門檻所致,而今怎退卻。

其次,中選會及地方選委會未能做好演練,多增加圈票處,才導致有史以來投票大排長龍。因此她的檢討是見樹不見林。過去民進黨推「公投綁大選」,主要考量大選時投票率高,公投才有過關的可能。而今蔡英文的公投與大選脫鉤,考量的其實只是一人一黨之私,當然是她沒收公投,不容狡辯,這應該接受全民檢驗。

又如陳水扁保外就醫後的言行活動有無違反規定,她先是推給馬政府,稱是馬時代准予保外就醫。後又推給法務部、執法機關與監獄管理單位,說不是總統決定的事。換言之,套用蔡英文的原句「如果他(陳水扁)的行為不當,違反保外就醫的規定,他們就應該執行法律。」照此邏輯,這些權責單位可能將冒很大的政治風險,如果監察院調查,他們可能要擔負違法失職的責任。

至於陳師孟出任監委,是蔡英文提名,民進黨立委多數護航通過。他在監察院的表現,未能超脫黨派立場,為所欲為,終引起法界大反彈,輿情沸騰。她也雲淡風輕說「這是兩個獨立行使職權機關之間,對職權範圍的爭議,這個不是總統可以介入」。其實憲法第44條就賦予總統有院際調解權,這是總統職權的自我限縮。

總體觀之,蔡總統僅為自己的連任考量,在重大議題上沒有總統的高度與擔當,人民豈能認同。尤其針對台灣安全、人民百分百的言論自由權,卻都是顧左右而言它,都以對岸為箭靶,如果她的詭辯可以接受,那將是台灣災難、人民苦難的開始。(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中國時報)

#民進黨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