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兩年內,專門審理民事商業案件的商業法院將誕生,是否可以加快案件審查腳步、案件判決更有一致性,外界都引頸期待。

千呼萬喚始出來!2019年12月17日晚間,立法院3讀通過了《商業事件審理法》與《智慧財產及商業法院組織法》,落實了產官學界呼籲已久的商業事件該由專責法院審理;未來兩年內,將設立採2審2級制的「智慧財產與商業法院」。

這個講求「專業、迅速、審判可預測性、不同案件有一致性」的法院,外界寄予厚望,期待可就此減少像是SOGO案、台開案等耗費10餘年審理而至今都還未結案的訴訟不斷重演。

累積專業 法官不會被調派

一般重大商業紛爭發生,都會牽扯到刑事、民事、《行政法》,根據不同案由由不同的法院或法庭審理,但法官對於商業、財經的知識背景或許並未十分充足,因此往往拉長審理時間或無法做出正確判斷。

又如經典的SOGO案,太設集團章民強、太流董事長李恆隆、遠東集團徐旭東大鬥法,關鍵的「1人董事會」通過的增資案到底算不算召開,進而衍生出的各種爭議,參與1、2、3審法官共高達兩百餘位,卻各自表述,被外界戲稱為台灣司法史上最大的鬧劇,至今仍在歹戲拖棚。

面對法律專業與商業專業上常遇見的分歧,未來將增設的商業法院,最大突破是2級2審的審級制度與專業人員派置,將有9位專業法官,以及商業調解委員、商業調查官,並引進專家證人制度,目的就是要讓商業事件的判決更為迅速、專業、一致。

催生商業法院誕生的關鍵要角,政治大學法律系教授劉連煜認為,商業法院的法官不會有不斷被調派的疑慮,能在商業法院累積專業審判經驗,就能深厚判決一致性與可預測性。

加速審理 執法應跳脫框架

不過,因為過往法院審理都是曠日廢時,商業法院更被期待能「加快審理」,而審理的案件是1億元以上的「重大民事商業事件」,仍引來外界認為美中不足的聲音。

鍾元珧說,因為事關「重大」商業事件,謹慎程度一定會更勝一般案件,想要「加快審理」,就會產生一定矛盾。安侯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莊植寧也說,從速審速結的目標來看,過往商業訴訟10餘年無法終結,時常是因為原判決被最高法院發回更審,2級2審是否確實可有效達到速審效果,有待觀察。

這點投保中心或許非常有感,因為發生在2007年的力霸、嘉食化掏空案,民事訴訟的部分法官不斷強調需要參考刑事判決,所以投保中心表示,商業法院的增設,當然相對更為專業,但最關鍵的是法官要能跳脫以往的審理框架獨立審理,才能實踐商業法院設立的初衷。...【更多精彩內容,請見《財訊雙週刊》】

文章來源:財訊雙週刊

(中時電子報)

#商業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