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以來,Facebook CEO Mark Zuckerberg 都會在年初許下關於該年的新年心願,過去他曾許下跑步目標、為家裡打造 AI 助理等願望,大多都屬於個人心願。經歷過這兩年來 Facebook 的風風雨雨,還有看見大環境的改變與趨勢,Zuckerberg 稍早前在個人臉書宣布,不再許以個人成長目標為主的年度心願,而是未來十年將會以實現 2030 年心中期待願景的目標來努力。

根據 Mark Zuckerberg 個人臉書的貼文,他在努力思考期待自己想要跟生活的 2030 年要變成什麼樣子後,為接下來十年他要集中心力做的事情列下五大主要方向:

1.世代變化(Generational Change)

Zuckerberg 指出,Facebook 是一家千禧世代的公司。他當初創立 Facebook 的目的,就是為這一代的人賦權。他很開心 Facebook 讓更多人擁有發言權,但是現在仍有很多重要性的問題未能獲得解決,包含氣候變遷、教育、住房與醫療成本等等。他期待這些都能在未來十年內迅速改變,並認為應該要有更多由千禧一代經營的機構被興起。因此接下來的十年內,他們將會更專注於籌措資金,為年輕的企業家、科學家與領導人提供一個平台,來實現這些變革。

2.全新的私密社群平台(A New Private Social Platform)

Facebook 已經成功建立了一個擁有數十億人的(線上/數位)社群,但是人數太過龐大的社區也會帶來某些挑戰,讓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失去親密性,個人也會很難在當中找到自己的腳色。因此他期待在未來五年多的時間裡,期待打造規模較小的社群,更強調私人的互動,並帶給使用者親密感。

3.分散機會(Decentralizing Opportunity)

Zuckerberg 提到他們一直以來都關注能夠協助小型企業的領域,在他們提供的服務中,有1.4億小型企業可以接觸客戶。未來十年,他們期待可以建構商務與支付工具,讓每個小型企業都可以擁有過去只有大公司才能擁有的技術。他舉例說明,若能做到,那麼每個人都有機會能透過 Instagram 來銷售產品、透過 Messenger 來傳遞消息並且為客戶提供支援服務、或者透過 WhatsApp 完成低成本的跨境匯款,為世界各地創造機會。也就是說,他期待能夠透過旗下平台,讓每一個小公司都能成為科技公司。

4.下一世代的計算平台(The Next Computing Platform)

Zuckerberg 提到,2010 年代的科技平台是手機,2000 年代則是網路、1990 年代的平台則是桌上型電腦。在未來,計算平台將會變得更無所不在,且與人之間的互動也會更為自然。他認為在 2020 年代(接下來十年內)某個時間點內 AR (擴增實境)眼鏡的技術會取得突破性進展,改變人們與科技之間互動的關係,能打造一個更具臨場感的互動方式。他認為這也將解決一些社會問題,因為過去人們因為工作需要集中住在都市,但是需要負擔高房價、然後生活品質下降的困境。但是在 AR 以及 VR 更為普及且技術更成熟的未來,人們將可以選在居住在想要的地方,並且可以在其他任何地方工作,這樣的想像在 2030 年會更接近現實。

5.新型態的監管平台(New Forms of Governance)

Zuckerberg 認為,下一個十年最主要要面對的問題之一,就是應該如何治理互聯網時代誕生的大型數位社群?在言論自由與安全之間、在隱私與執法之間、在建立開放系統與鎖定資料與訪問權限之間,很少有顯而易見的答案。他認為私有公司不應該制定太多涉及基本民主價值觀的重要決策。因此,其中一個解決的方法就是透過監管。因此他呼籲未來十年內,能針對互聯網在選舉、有害內容、隱私跟數據資料移動性等問題上,制定更清晰的規則。另外則也可以透過建立新的社群自治方法。他指出,未來十年他將透過自己的職位建立更多社群治理的方式,還有類似機構,期待能夠成為其他(網路)社群的榜樣。

對於歐美社會來說,他們習慣以十年(decade)來回顧、紀念一個時代,因此跨入 2020 年前後,不少科技網站都紛紛開始製作專屬觀點的十年回顧。而 2020 年是下一個10年的起頭,面對 5G、VR、AR、更強大的計算能力包圍我們的時代,Zuckerberg 以自己經歷,嘗試不僅思考個人成長的需求,轉而思考世代變遷下他的角色應該如何做好準備與因應。作為 Facebook 的 CEO,明顯與 Facebook (跟旗下平台)一同承擔起更多的社會責任,並且期待帶出一個新的開始,邁向更好的下一個十年。

(中時電子報)

#Facebook #CEO #創辦人 #馬克祖克柏 #Zuckerberg #年度目標 #個人 #未來 #心願 #期許 #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