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宅信太郎筆下人物看似可愛樸拙卻又難掩憂傷而帶有矛盾張力。(形而上畫廊提供/李怡芸台北傳真)
三宅信太郎筆下人物看似可愛樸拙卻又難掩憂傷而帶有矛盾張力。(形而上畫廊提供/李怡芸台北傳真)

經歷選舉的激情,不少人也因情緒起伏而產生選前選後的症候群,形而上畫廊負責人黃慈美建議,選後回歸日常平淡,瘋狂與執著,就交給藝術家,從藝術作品中感受天馬行空的想像與瘋魔,不啻是安全的紓壓之道。

「藝術家的瘋狂與執著也是他們作品迷人之處,盡情展現異於常人之處。」黃慈美長期感受到藝術家的激越與作品的卓越常是畫上等號,近日以《瘋狂與執著》為主題,推介國內外眾多天才與瘋狂間收放自如的藝術家。「喜歡喬納森·米斯而特別跑到德國他的畫室去找他,畫中的完全無規矩,一看就知道是他的作品。」在抽象、表現主義、塗鴉中,黃慈美認為喬納森·米斯的狂放和藝術的純粹,正是令人著迷之處。

韓國藝術家崔旴嵐的作品,則有著機械未來感,他的《銜尾蛇》有著遠古的神話想像與當代的美學,蛇口象徵誕生,蛇尾象徵死亡而又相連循環不已「彷彿是遠古的機械生物活在現在並可活到未來。」黃慈美指出,崔旴嵐創造了許多想像中的神秘生物,並賦予了「身份證」和故事。

崔旴嵐作品《洞口守護者》(或譯《庫斯土茲卡普》)是咬穿、連結不同宇宙的守護者,身型既像飛機殘骸又像鯨魚,在其身上又長出了細長的孢子,在原來的守護者無力後便能飛出母體,繼續成為守護者。「既有文學的想像,又有很實際、精算的科學、機械原理,加上具時代感的造型美學」黃慈美指出,崔吁嵐的祖父為首爾Sibal第一輛汽車的設計者,他的父母都是藝術家,在他身上可看出「執著於最完美呈現」的藝術家性格。

作品看來頗有動漫風的三宅信太郎,黃慈美介紹:「工作室就打造成飛碟造型!」且藝術家在澳洲的精神病院教畫,為患者辦展,從中便可看出他的創作,在繽紛、可愛之外,亦有其瘋狂的想像與執著,黃慈美指出「去發掘藝術家從執著到瘋狂間所創造出的宇宙,正是藝術品能吸引人之處。」

(旺報 )

#藝術家 #作品 #瘋狂 #守護者 #機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