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2020大選大敗,國民黨立委許毓仁歸納問題是出在「價值觀的萎縮」,這不但是一場選舉,更是一場世代對立的戰爭。國民黨拿不出新的論述,又無法跟年輕人溝通,只好訴諸深藍基本盤、以及不滿政府的社會階層,幻化為另外一種代名詞,就是「韓粉」。

許毓仁說,在民進黨強力操作反送中、香港議題、亡國感的情況底下,年輕世代族群被強力召喚,他們被感召的不是一個拼經濟的台灣,而是一個守護民主自由價值的台灣。而他們父母親可能是戰後嬰兒潮,苦幹實幹,一點一滴累積財富,他們憤怒年金被砍、反同婚、怨恨年輕人不懂他們。

而在千禧世代的年輕人,他們伴隨著手機影像、社群媒體長大,這個散播力不斷蔓延,支持的基礎不斷擴大,號召朋友一起投票,告知他們父母,「抱歉,我不認同你。」

許毓仁認為國民黨拿不出新的論述,又無法跟年輕人溝通,只好訴諸深藍基本盤、以及不滿政府的社會階層,幻化為另外一種代名詞,就是「韓粉」。而這樣的結果,畢竟被少數激進的支持者綁架,讓中間選民遠離。國民黨的價值觀萎縮,其他政策論述難以散播同溫層以外,但是死忠支持者光譜深化、集中但是完全毫無外溢效應。

許毓仁指出,國民黨現在註定要繼續在野四年,應該要好好思考,對進步議題的探索、對年輕世代的溝通、對兩岸論述的新架構、對黨的組織再造,做一個稱職的反對黨,不是每一件事情都反對杯葛,而是面對一黨專制的執政黨能夠提出更有力的論述、更能說服中間選民的政策。「一個政黨要什麼?用價值觀把支持者的基礎擴大。這是一個絕佳再起的時間,打掉重練吧!」

(中時 )

#國民黨 #許毓仁 #世代對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