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談判的第一階段協議,將於本周三由中方經貿代表團與美方最高層所共同簽訂;至於眾所關注的協議文本與範例說明,則將在完成簽約儀式的同時,做全文公布。

上週五在彭博新聞的專訪,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表示:協議的中英文版,皆已獲得「確認」,係針對貿易赤字的縮減與如何擴大市場的開放;至於第二階段的協議進程,相當程度上取決於第一階段的執行成效與互動。當真是千呼萬喚始出來!有趣的是,根據庫德洛的說明,總統川普並不急於達成另一項協議;他並且強調在第一階段的協議內,「已經拿到許多我們想要的。」

於去年12月15日的第五波關稅生效前,美、中雙方宣布達成第一階段協議,除了撤銷對於消費電子產品的關稅、部分已加徵關稅則減半收取,以及中方承諾將會加購美國農牧產品;這之外的全球關注,即在於微電子與精密製造業的機器出口。因此,第一階段的協議內會觸及智財保障,實屬自然。

但在產業補貼和國有企業等的體制議題,因為涉及中方主權與行政調控的作為,雙方交換意見與持續做的經驗談,仍是可能的。反觀,在當時由貿易代表萊海澤揭露心跡,他說的是:端視第二階段的談判情況,已決定未來在關稅率與涵括項目上的增減。與庫德洛於此際的解讀,不急著談,明顯不一致。

總統川普將與大陸的談判最高代表,副總理劉鶴,一同在15日簽署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據悉,這份協議將觸及其他領域,包括美方最堅持的智財權、匯率操作與爭端解決機制等。觀察中方代表團的成員,除了商務部、外交部和農業部的正、副部長;這之外,還有人行行長易綱,和工信部副部長王志軍。因此,關於川普意向與第二階段談判的說明,庫德洛的可信度頗高。

此番中方承諾要擴大對美進口,尤其在農畜產品的採購規模上,自然有利於雙方善意的營造。觀察川普總統接連主動放軟,從歐、日汽車的國安關稅,因為逾期未做出行政裁決而失效;一路到川普總統選擇了出席,於本月下旬在瑞士召開的達沃斯經濟高峰會,將再次和英、法、德等國的政要同台演出,共商伊朗議題、世局維穩與經濟帶動的良方美策。

至於,錯判經貿對峙態勢的台灣當局,南向之路,路迢迢;而大陸台商回流的投資與意願,終究要後繼無力的。

中、美衝突的不確定性,曾導致台灣決策圈對轉單效應的高度期待。究其實,美國國會在前年的立法,提案讓接受聯邦補助的基礎設施,不能採用大陸的產製品。可種種情況正在峰迴路轉,逐步解除警報;而川普總統基於經濟振興的地方補助,預算期間已到了尾聲。

於總統選舉前,想當然爾的引導台商回流或集體南進,美好想像一度讓台灣內部爭辯的政策效應,只怕都要無疾而終的。畢竟,中、美兩強的互補性與共同利益,無法被輕易撼動;而英國脫歐所可能帶出的衝擊,更需要以多邊架構的機制,在事前即作好沙盤推演。

建請執政當局,回歸到現實面,才能盡其在我;更要緊的,是在此番全球風頭當中,讓台灣產業完成轉型升級。唯有讓台灣企業持續國際化,與主動促成東亞區域安定,才是台灣利益之所在;更是評估政策選項的最高指導原則。

(工商時報)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