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結束後,韓國瑜回到高雄市政府,力拚市政,同時也要面對「罷韓」危機。對此,名作家苦苓在臉書寫下千字文,「給罷韓志工的一封公開信」,「你們是對的,請堅持下去」。

苦苓表示,說什麼「窮寇莫追」,既然是危害人民的流寇,當然要除惡務盡,「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就是最簡單的道理。說什麼「以德報怨」,苦苓指出,孔子說過,這樣做的話何以報德?所以要「以直抱怨」,該罷免的市長就要罷免。

至於再給韓國瑜一次機會,苦苓表示,高雄市民給了他四年的機會,但當選不到三個月就跑去選總統,六個月主動大喊「Yes I Do!」八個月就已經變成總統候選人,十個月請假參選,棄高雄市而去,「什麼時候問過我們、什麼時候給過我們機會?他自己放棄的機會,我們收回來,理所當然。」

為了選舉,韓國瑜把觀光局長潘恆旭帶走,把新聞局長王淺秋帶走,社會局長葉壽山也自己跑去選舉,主秘高美蘭更是一聲不響說走就走。整整一年,高雄市政府的局處首長還沒補滿,苦苓直言,「這就是他去選總統造成的慘狀。」

即便韓國瑜只當了一陣子市長,苦苓說,已經充分證明他的不適任,高雄市長滿意度最低、評估最後一名,把縣市長基本工作「路平燈亮水溝通」當做最得意的政績,甚至把「把禮義廉恥掛回學校」、「慶富案移送法辦」都說成自己的政績,「這樣的市長是多麼的可悲,這樣的市民又是多麼倒楣。」還好意思說市政照常運行,如果真是這樣,那代表根本不需要市長,「他可以滾了!」

苦苓指出,一德夜市攤販陳情,說代理市長葉匡時逃掉,多次會勘後,當屏東市長潘孟安宣布捷運延長到林園,葉匡時卻說不知道。李四川唯一做的,就是不斷強調他補了5000個天坑,但查遍全市政府所有單位,沒有任何人去做過這個調查和測量。反而輕軌二期完全停擺、橋頭工業園區進度被擱置、青年局青年基金籌不到錢。苦苓說,這個市政府幾乎已經變成了「殭屍」,對得起高雄人嗎?

苦苓呼籲,請民進黨不要再指指點點,國民黨也不要在旁邊「靠腰」,台灣人得了817萬票氣消了,但高雄人的氣還沒有消,要怎麼處理這不像話的市長,是高雄人的事,是法律賦予的權利,大家只要靜靜看,樂觀其成就好。

苦苓也向罷韓志工喊話,雖然只是市井小民、無權無勢,也無名無利可圖,但正在為社會伸張正義,教育下一代做人誠信的重要,也替台灣人處罰一個滿嘴空話、謊話、粗話的惡質政客,「你們做的是對的,是一件了不起的工作,而且一定會成功。」

高雄市長選舉,韓國瑜贏了14萬票,總統選舉在高雄卻倒輸47萬票,來回差了61萬票,已經遠遠超過罷免所需的57萬票。苦苓要大家繼續努力,只要達到30萬連署人數,這30萬人再一個拉一個去投票,罷免就成功了,如果有人發動反對罷免,那麼支持韓國瑜的62萬票必須100%出動,但是支持蔡英文的109萬票,也就是反對韓國瑜的人,只要出來57%,就足以完全壓制。

苦苓謝謝大家為高雄市民盡心盡力,為台灣人民消除禍害,所作所為會在台灣的地方自治史上留下光輝的一頁,辛苦和煎熬都是值得的。

(中時電子報)

#苦苓 #韓國瑜 #罷免 #市長 #高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