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回到去年11月14日的早晨,監察院簡報室陸續進來司法和政治記者,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緊張的氣氛,因為懸宕一年多的最高法院分案問題調查報告就要出爐,上午10點30分一到,監委高涌誠、蔡崇義、陳師孟召開記者會,公布調查報告,監委直指最高法院分案配套不全,電腦系統與人工作業都有缺失,造成分案不公,影響民眾對司法信賴,要求司法院督促改善並對最高法院院長鄭玉山進行職務監督。

監委指出,最高法院雖然對外號稱電腦分案,但配套措施不全,導致分案不公甚至違反法定法官原則,影響訴訟當事人權益和民眾對司法的信賴,院長鄭玉山明知這些瑕疵,卻對監院調查消極應對,相關新聞稿還避重就輕或與事實不符,已有違失。監委蔡崇義在記者會上甚至挑明指責鄭玉山「文過飾非」,並指司法院應將鄭玉山「留校察看」,還呼籲司法院長許宗力「要有政治智慧去處理」。

對於監察院公布的調查結果,司法院當下的反應是四兩撥千斤,表示等收到調查報告後再決定如何處理;司法院強調,院內本身亦針對本案進行調查,但整個過程非常複雜,至今結果尚未出爐,最後的事實認定是否會和監委不同,目前不得而知。

有意思的是,司法院對於最高法院爆發分案不公問題,一開始是要求最高法院自行調查,問題是最高法院院長鄭玉山自己就是被調查的對象,讓一個被指控分案不公的機關首長,自己調查自己是否分案不公,結果如何能公正?這種天才的調查方式,大概只有留學德國的司法院長許宗力才想得出來,結果當然是司法院高層看了最高法院寫了三次的調查報告,最後連自己也看不下去,因此改交由司法院副秘書長葉麗霞負責調查,司法院的初步調查結果在監察院版的調查報告公布前就已出爐,一樣指責最高法院分案不公,但葉麗霞竟認定鄭玉山不用負責。

有趣的是,司法院的調查報告一直沒有公布,讓外界懷疑司法院是在觀風向,可能想看看監察院調查結果再決定是否改變結論,因為對司法院來說,監察院畢竟是外人,在外人還沒指責自家孩子最高法院前,自己就先打小孩給別人看,不但面子上掛不住,也等於承認自己監督不週,乾脆就先「父為子隱」一番,不過隨著監察院的調查報告出爐,最高法院分案不公的缺失已「隱無可隱」,加上監察院的調查報告要求司法院對最高法院院長鄭玉山進行職務監督,因此司法院遂敲定,最快在農曆年後的1月31日,加開人事審議委員會討論鄭玉山的懲處。

根據法官法第20條和第21條,司法院對最高法院院長的職務監督,可以發佈命令促其注意,也可加以警告,簡單來說,就是類似學校老師或教官,對品操不佳或表現不良的學生罵個兩句。 對於一般法官來說,工作太懶積案盈尺,被司法院唸一下可能沒什麼,但是如果被罵的對象是最高法院院長,這可就是破了司法史紀錄,萬一1月31日司法院人審會表決結果真的通過,那鄭玉山可能就在司法史上大大的留名了,至於會不會通過,甚至要鄭打包走人,就看司法院長許宗力司法改革的決心。(《毅傳媒iWAKE》提供)

(中時電子報)

#司法院 #鄭玉山 #最高法院 #分案 #監察院 #葉麗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