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武漢肺炎未大規模爆發之前提出警告的香港大學病毒學家管軼對媒體表示,在大陸官方還在咬文嚼字討論武漢肺炎冠狀病毒是否「人傳人」時,他已公開點出這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發展曲線與SARS極為相似,但並未受到重視。眼見疫情爆發而無能為力,他坦承「有心無力,悲從心來」,武漢是「九省通衢」,預估這次的疫情規模會比SARS大很多,至少10倍起跳。「我經歷過這麼多,從沒有感到害怕過,但這次我怕了。」

在大陸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還未公開承認病毒確會「人傳人」之前,目前擔任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的管軼就指責大陸防疫部門還在「玩文字遊戲」,稱冠狀病毒是「可能有限度人傳人」。不過,管軼的專訪刊出後,當天晚上鍾南山就在央視接受訪問時指出這次的病毒「肯定」人傳人。

在2003年SARS爆發期間,管軼與其團隊在廣東發起SARS病原調查和診斷,率先分離鑒定出SARS冠狀病毒並證明市場野生動物是SARS的直接來源,通過建議政府取締野生動物市場,遏止了SARS的再次爆發及流行。

管軼在20日接受陸媒《財新網》訪問時特別強調,武漢肺炎一定是人傳人,其發展曲線與SARS極相似,但顯然未受到重視。1月21日-22日,他和團隊來到武漢,希望能幫助找到動物源和合作防疫,但發現市場還在營運,旅行團還在出團,機場只有寥寥數人用體溫計量體溫,地面沒有消毒,只有零星地放些消毒藥水供人使用,讓他覺得「有心無力,悲從心來。」這說明當時中央已發話高度重視,但地方的作為沒有升級,「老百姓還在安心準備過大年,完全對疫情無感啊!」

而今武漢疫情快速蔓延。大陸國家衛健委23日公佈,25個省區市累計新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確診病例571例,死亡17例。光是湖北省就高達444例,死亡患者全部都在湖北。直到23日凌晨,武漢市終於發佈交通封城通告。

管軼指出,現在封城,實際效果存疑,因為不少人口已經流出回家過年,保守估計,武漢肺炎感染規模也要比SARS大得多。因為病毒的發展軌跡剛出現的初期傳播力弱,如果沒有控制住,一旦適應人體且經過變異後,產生更強傳播力、毒性更強。

管軼說,現在已經錯過了黃金防控期,武漢市街上的人流明顯減少了,春運大潮已經快結束了,許多年輕人或者老家在外地的已經回家過年了,他們很可能是在社區接觸到了病人,出城時還在潛伏期,很可能都是移動的病毒。以他們17、18日離開開始計算, 25日、26日全國人民可能需要多加留意。

管軼最後說,疫情爆發是肯定的,武漢是「九省通衢」,加之錯過黃金防控期、以及春運大潮,有些人不作為。SARS感染主要是來自個別超級傳播者,傳播鏈很清晰,只要封堵那幾個人就可以了。但是這次,傳播源已經全面鋪開了,保守估計,此次感染規模最終可能會是SARS的10倍起跳。「我經歷過這麼多,從沒有感到害怕過,大部分可控制,但這次我怕了。」

文章來源:管軼:身經百戰,這次感到極其無力

(中時電子報)

#武漢 #肺炎 #SARS #疫情 #爆發 #管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