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協議第五章明確規範雙方不得操縱匯率,也不允許採取競爭性貶值貨幣政策,協議簽訂後,人民幣走強態勢明顯。各大外資機構紛紛上修人民幣預測,高盛及瑞銀均將今年上半年人民幣預測值調高至6.8,對比貿易戰紛擾期間看衰人民幣,可說是天壤之別。

自去年12月初傳出中美貿易談判達成共識,可望分階段簽署協議後,人民幣一路走升,屢創2019年7月後新高價位。外部貿易戰壓力暫時解除,長期被打壓的人民幣陰霾掃除,開始強勢反彈。正如「皮球理論」,壓得愈久愈用力,反彈力道也就愈大。人民幣反彈力道短期看來還在持續,沒有止歇跡象。

除了外部因素外,內部景氣曙光乍現,也是人民幣走強的另一關鍵。根據大陸國家統計局最新發布的經濟數據,2019年經濟成長率在眾人一片質疑聲浪中,成功保6。此外,包括零售銷售、固定資產投資以及工業增加值等數字,表現均超乎市場預期的好,顯示大陸經濟不管是在內需消費、投資或製造生產方面,都已開始止跌回升,為人民幣走勢提供強力支撐。

隨著人民幣走強,人民幣國際化聲浪再度浮上檯面。去年年底大陸人行召開人民幣國際化工作座談會,凸顯過去10年人民幣國際化的成績,強調人民幣計價、支付、投融資、金融交易及儲備貨幣等功能,都有顯著的提升與增進。人行的大動作宣示,是因為人民幣轉強,而且今年《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即將簽署,打算將人民幣計價、支付及貿易結算功能置入RCEP,希望早日實現人民幣區域化,這正是北京當局一直強調的「穩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中期目標。

過去人民幣國際化路徑,大抵是依循著周邊化、區域化、國際化步調前進。只是,推進的速度相當緩慢。目前大抵仍舊停留在周邊化階段,離區域化及國際化還有很長的距離。根據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統計,2019年11月人民幣國際支付市場比重雖回升至1.93%,但仍低於2%。對比2014年此數字就已突破2%來到2.2%,6年來幾乎是停滯不前、甚至倒退走。

主要原因除了與經濟下滑導致人民幣弱勢有關外,人民幣國際化戰略的提出與實施時點過早,可能也是另一個重要因素。日前人行前行長周小川就公開表示,人民幣國際化是「早產兒」,有點先天不良。也就是說,在不對的時點強行推出的結果,只會揠苗助長。

人民幣國際化是大陸必走的路,但北京政府也應留意,不要犯了「人民幣大頭病」。參酌過往歷史,沒有一個開發中國家的貨幣可以成為國際貨幣。不管是美元、歐元或日元等,都是邁入已開發國家、整體經濟實力與金融市場開放都達到一定程度之後,才自然而然成為國際貨幣。以大陸當前的經濟發展階段來看,整體經濟實力或許無須懷疑,但另一個指標──人均GDP可能還離已開發國家很遠。此外,金融市場開放程度也明顯不足。這都是大陸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所必須先行思考的。

人民幣國際化還是以回歸市場機制為宜,趁人民幣轉強的趨勢,加速經濟結構從量到質的轉變、全面提升人均所得、持續開放金融市場,讓市場力量自然誘導人民幣往國際化方向邁進。唯有更多人、更多企業與國家願意使用並持有人民幣,才能有效擴大人民幣在國際上的流通,進一步成為國際貨幣。

從台灣角度而言,隨著人民幣轉強及區域經濟整合的實現,人民幣區域化腳步將隨之加快,台灣對外貿易高度依賴大陸,2019年對大陸出口比重為40.1%,大陸進口比重20.4%,均高居首位,勢必面臨人民幣通貨替代問題。特別是RCEP今年即將簽署生效,區域內人民幣交易與使用一定愈來愈頻繁。台灣如果繼續堅持以美元作為貿易結算與清算工具,將徒增匯兌成本。隨著大陸經濟區域化以及人民幣區域化的滾動發展,不但對新南向政策不利,台商甚至可能要面對匯率風險,整體而言對台灣經濟不利。

按目前政治走向,民共關係將繼續惡化,如何因應人民幣區域化趨勢?要看執政黨的智慧了。

(中國時報)

#大陸 #階段 #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