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1月28日公布了他的中東和平方案,但明顯偏袒以色列的立場,讓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立刻跳出來大加撻伐。

歷任美國總統上任後幾乎都會行禮如儀地推出一次中東和平方案,然也毫無例外地皆以失敗告終。川普的方案似乎也跳脫不了這個宿命,所不同的是這個方案後面牽動了中東的3場選舉,所以格外令人關注。

川普的外交一向習慣大破大立:他承認以色列首都是耶路撒冷,承認以色列在約旦西岸的屯墾區合法,承認被以色列久占的敘利亞領土戈蘭高地歸以色列,都是在承認既成事實的原則之下顛覆了中東秩序多年來的默契。每一次顛覆,大家都以為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甚至新的動亂,結果都沒有發生,這是川普得意之處。

這讓川普敢在中東和平方案中觸碰那些過去美國政府不願觸碰,全都推給最終方案去討論的敏感問題:耶路撒冷、邊界、難民返鄉,以及安全問題。

在耶路撒冷部分,美國主張耶路撒冷是不可分割的城市,所以巴勒斯坦建國後,根本不可能在東耶路撒冷建都。美國把耶城東沿、以色列建的隔離牆外面一小塊巴勒斯坦人聚居之地給巴勒斯坦,說這是東耶路撒冷,你們可以在這裡建都。這像貧民窟一樣的地方,裡面沒有任何歷史或宗教古蹟,巴人怎可能接受?

在疆界方面,新方案給巴勒斯坦的領土比現在巴人擁有的要多,這是實話,但是領土內有以色列屯墾區,彼此以公路相連,巴人領土顯得支離破碎。而美國將約旦河谷地畫給以色列,讓巴勒斯坦無法與約旦相連,完全孤立在以色列的領土之內,就像當年種族隔離政策下,南非黑人的居住地。

在難民返鄉方面,新方案不同意難民返鄉,認為他們可以在巴勒斯坦建國後回國定居,不一定要回原家鄉,也可選擇融入現在的居住國。新方案將成立一筆基金對他們給予補償。

最後是安全,巴勒斯坦必須達到方案所要求的,嚴格的安全與政治標準才能被允許獨立建國。

英國雖然在華為5G的問題上與美國不同調,但在這個方案上是支持美國的,阿拉伯聯盟則在2月2日在開羅開會後宣布,拒絕這項完全不符合巴勒斯坦人最起碼利益的協議。這些反應並不意外,但更值得關注的是和平方案後面牽動的3場選舉。第1個當然是美國大選,川普的新方案猶太選民肯定是歡迎的,這個歡迎能轉成多少選票,能否助川普順利連任,是第1個關注的焦點。

以色列總理納坦亞胡自然是最高興的。就在川普要拉著納坦亞胡一起宣布中東和平方案前幾小時,納坦亞胡因貪汙罪在國內遭到正式起訴。以色列去年舉行了幾次選舉,但國會一直沒有多數,政府一直組不出來,為打破僵局,3月2日將再度舉行大選。面對一個被起訴的總理,同時也是從美國帶回中東和平方案的總理,以色列選民將如何選擇,也很值得觀察。

第三,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也說要選舉,希望凝聚新的民意以因應新情勢。阿巴斯已經在位16年,論者多認為他只是作態而已,根本不想選舉,因為怕萬一操作不慎,結果真的下台了,這絕非他所願見。

所以主導中東和平方案的背後力量,終究還是政客的私利,不是和平。(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中國時報)

#川普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