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過了祭拜好兄弟的中元節後,就代表著今年已經悄悄過半,中秋與重陽會隨之接踵而來。早期農業社會時期,每逢這一些傳統節慶,少不了製作一些糕餅,一方面拿來祭拜祖先與神祇,另一方面也替家人打打牙祭,而石磨正是製作這類糕餅不可或缺的工具。

我是民國四○年代初期眾多嬰兒潮的一位成員,當年農村聚落還飄溢著桃花源風味,喝的是「沙漏」過濾過的河水,吃的自家種的蔬菜、醃製蘿蔔乾和的「三文魚」,儘管物質條件不佳,左鄰右舍在雞犬聲相伴下,依然能安逸自得過活。一年之中,逢年過節難得給寧靜農村生活帶來些許高潮,除了有大魚大肉可以犒賞腸胃外,還有自製的應景糕餅可以解饞。

可別小看解饞的糕餅,在當年生活條件並不充裕的農村社會裡,它卻有著如鮪魚生魚片般的美味,不管紅龜粿、甜粿或是蘿蔔粿,樣樣都讓人垂涎欲滴,但事前可要先花費一番工夫,先將糯米浸泡一段時間後,再將濕糯米放入石磨中研磨成漿。在我升上國小高年級後,稍微懂事了,身體也強壯些了,開始要幫忙父母分擔一些家事,除了灑掃庭院、餵養雞鴨、牽牛吃草、拔草摘菜外,逢年過節也開始要幫忙拉動石磨,好收集米漿,製作各式糕餅。

往後的初中、高中乃至大學時期,每次農曆節慶前夕,石磨事都是由祖母和我一起負責,石磨和底下基座固定在三合院右廂房屋簷下,上方屋簷橫樑懸掛著石磨搖桿,我規律地圓弧形搖動桿子,祖母站在石磨另一邊,趁著搖桿移動間隙,快速將糯米和水放入石磨小圓孔中,隨後在圓孔石和底盤上下摩擦中,米漿順著外圈圓形孔道流到下方布袋中,接著再將布袋放在板凳上,上面綁著扁擔,等到水分完全壓乾後,就成為製作年糕的好材料了。

二十多年過去了,台灣進入工業化社會,祖母年紀也大了,外購年節糕餅蔚為風潮,石磨功成身退。有一天,祖母告訴我說:「要好好保存已經使用三代的石磨,一代代傳承下去」。如今祖母走了,父母親也年逾九十,保存在客廳一角的石磨,雖然缺了基座和搖桿,我卻一直將它視為游家寶物,每年春節前夕,都會重述一次石磨往事,不厭其煩說給兒媳聽,希望他們能將它永遠傳承下去。

(中國時報)

#解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