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4日,河南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工作人員進行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新華社)
2月4日,河南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工作人員進行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新華社)
2月7日,華南農業大學舉行研究成果發布會,發現穿山甲為新冠病毒的潛在中間宿主。(截圖自新浪微博@華南農業大學)
2月7日,華南農業大學舉行研究成果發布會,發現穿山甲為新冠病毒的潛在中間宿主。(截圖自新浪微博@華南農業大學)

大陸華南農業大學2月7日早上11點舉行新聞發布會,宣布該校領軍的聯合研究團隊,透過分析1000多份宏基因組樣品,比對新型冠狀病毒基因後,鎖定穿山甲為病毒的潛在中間宿主,表示研究顯示由穿山甲內分離的病毒株與目前感染人的毒株序列相似度高達99%。

這項研究由華南農業大學、嶺南現代農業科學與技術廣東省實驗室沈永義教授、肖立華教授等人、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楊瑞馥研究員、廣州動物園科研部陳武高級獸醫師組成攻關團隊,聯手進行。

透過病毒基因組鑑定

綜合陸媒報導,發布會上,沈永義表示,就像SARS的源頭來自蝙蝠,但蝙蝠的SARS病毒並不是直接感染人,而是透過果子狸等小型肉食動物感染人類;目前針對新型冠狀病毒的研究,顯示病毒來自蝙蝠,但武漢疫情爆發是在冬季,此時蝙蝠是在冬眠狀態,直接感染人類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研判需要一個「橋梁」作用的中間宿主,而穿山甲有可能就是這個「橋梁」。

為此,研究人員分析1000多份宏基因組(又稱元基因組學、總體基因體,指與人類共生的全部微生物的基因總和)樣品,透過分子生物學檢測,揭示穿山甲中β冠狀病毒的陽性率為70%;進一步對病毒進行分離鑑定,在電子顯微鏡下觀察到典型的冠狀病毒顆粒結構;最後通過對病毒的基因組分析,發現分離的病毒株與目前感染人的毒株序列相似度高達99%。此一結果表明穿山甲是新型冠狀病毒的潛在中間宿主。

由於攻關團隊作為實驗樣本的穿山甲並不是來自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研究結果也讓部分媒體存疑。沈永義解釋,研究人員找了大陸市場上常見的野生動物進行檢測,發現穿山甲攜帶的病毒與人的關係比較近。

尚未確認如何傳染人

華農教授馮耀宇表示,攻關團隊所說的「發現中間宿主」,並不代表這個中間宿主來自華南海鮮市場,只是揭示「可能的中間宿主」。研究發現穿山甲所攜帶的病毒基因與目前的武漢肺炎病毒株類似後,再做回溯研究,但這個樣本並不是從華南海鮮市場所獲得的樣品,也坦承:「穿山甲的樣品量並不是特別大。」

研究結果對本次疫情的源頭防控具有重大意義,沈永義表示,「尚未明確穿山甲如何傳播至人。」不過,中間宿主相當於傳染源的源頭,如果這個源頭沒有控制住,後面各種防護做得再好,還是會從這個源頭不斷擴散出來,使得疫情控制出現反覆,穿山甲為潛在中間宿主的新發現,將有利阻斷病毒動物源,避免病原的長期傳播。

沈永義也強調,之所以選擇第一時間公布研究結果,是希望有助於疫情的科學防控,並為更多科學家開展進一步工作提供借鑑。

小靈通 中間宿主 intermediate host

寄生物的幼年期和成年期的寄主不是同一個物種時,幼年期的寄生物稱為中間宿主或中間寄主;如果寄生物發育過程中需要2種以上的不同的中間宿主,隨著寄生物的發育階段推移,前一個寄生的動物稱為第一中間宿主,後一階段的寄生動物稱為第二中間宿主等。這類宿主為寄生物短暫提供營養和保護,直到其發展階段完成,雖不能在這個宿主體內成長為成蟲,但可以其為媒介,把自己送到最終宿主體內。(廖慧娟)

(旺報)

#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