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持續加強在南海的軍事部署,周邊國家近期有強烈反應。學者分析,越南與美國實質上聯盟,馬來西亞提出大陸棚延伸案,印尼強化軍事部署,這對地緣區域平衡有重要影響。

中國探勘船「海洋地質8號」等船隻2019年7月至10月進入富藏石油的南沙群島最西側淺灘萬安灘(Vanguard Bank)海域探勘,遭越南指控在其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棚非法活動。兩國船隻衝突對峙,雙方關係緊張。

越南外交部副部長黎淮忠(Le Hoai Trung)2019年11月對此公開警告中國。他說,越南慎重考慮透過國際仲裁對中國提告。

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2月3日刊登菲律賓籍政治評論家海達里安(Richard Heydarian)的分析表示,越南考慮訴諸國際仲裁,是受到海牙常設仲裁法院在2016年就「南海仲裁案」判決的鼓舞。

海牙常設仲裁法院的判決支持菲律賓控訴中國的「九段線」主張違反國際海洋法公約,指中國以此宣稱擁有南海的「歷史權利」沒有法律依據。

對於南海議題,中國與東南亞國家協會(ASEAN)就「南海行為準則」磋商多年仍沒結論。海達里安說,越南是東協今年的輪值主席,對中國在南海脅迫小國的破壞性行為,越南將能推動東協對中國採取更強硬的立場。

越南與美國自1995年建交後,兩國關係迅速發展。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FR)東南亞資深研究員格蘭奇克(Joshua Kurlantzick)近期在全球政治評論(World Politics Review)撰文表示,越南去年底發表的國防白皮書暗示,可能放棄長期折衝於美國與中國之間的政策,更明確地靠向美國。

格蘭奇克說,越南在政治、經濟上與中國關係久遠,1998年、2004年及2009年發表國防白皮書時,都避免引起中國敵意;但去年底的白皮書關於南海的章節表示「用強權脅迫、破壞國際法、改變現狀、侵犯越南主權的片面作為及軍事化等行動,都破壞相關國家的利益,威脅區域和平、穩定、安全與自由航行與飛航的權利」。

格蘭奇克說,白皮書的這段文字雖然沒點名中國,但很明顯是指向中國,而白皮書的其他段落也直接點出中國是問題的起因。

格蘭奇克說,越南的外交政策奉行「三不」,即不建立軍事同盟,不在越南設立外國軍事基地以及不依靠任何一方對抗另外一方。現在仍未放棄這項政策,但最新的白皮書可看出,中國的挑釁會讓越南不再遵循這些原則。

他舉例,白皮書指出,越南雖還沒做好建立軍事同盟的準備,但是視情況發展,越南會考慮與其他國家發展必要、適當的防衛及軍事關係。

格蘭奇克認為,這是越南的重大聲明,意味越南最終會放棄向來在美國與中國之間折衝樽俎的避險政策,更明確地傾向美國。

海達里安也說,越南與美國的關係實質上已形成聯盟,可能觸及防禦合作及軍事援助,因此越南更可以呼籲其他國家協助它對抗中國的侵犯行為。

就在越南威脅對中國提出國際仲裁後不久,馬來西亞2019年12月向聯合國的大陸礁層界限委員會(Commission on the Limits of the Continental Shelf)提案,要求允許馬來西亞將北部海域的大陸棚延伸至自領海基線200海里(約370公里)外,以確保其在南海的主權。

馬來西亞雖曾在2009年與越南聯合向大陸礁層界限委員會提交200海里外的大陸棚延伸案,但這次的提案仍引發關注。路透社在馬來西亞提案後分析,馬來西亞向來不滿中國的「九段線」,但中國透過「一帶一路」在馬來西亞投入大量基礎建設資金後,馬來西亞近年對此較少公開批評。

富比世(Forbes)近期的文章引述印度裔學者格絲瓦米(Namrata Goswami)的分析表示,中國近年來希望透過「一帶一路」影響馬來西亞對南海的立場,但這個策略看來沒效。

文章引述格絲瓦米的分析指出,馬來西亞的提案將讓中國更難透過雙邊關係取得其南海利益,因為這個提案也會影響到菲律賓在西菲律賓海的主權,並影響到其他的南海聲索國,相關國家可能會訴諸法律手段。

西菲律賓海為菲國主張在南海擁有主權的海域,大致相當於菲律賓200海里專屬經濟區(EEZ)範圍。

2019年12月下旬中國漁船在海巡艦護航下,多次闖入印尼納土納群島海域的專屬經濟區捕魚,引起印尼不滿。印尼重申不接受不符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九段線主張,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親赴視察,宣示海域主權。

海達里安說,印尼向來採取避免捲入強權衝突的「低聲外交」,但在納土納海域主權的爭議中,印尼正式挑戰中國宣稱的主權,也加強軍事部署。

東協希望在2021年前與中國完成南海行為準則的磋商。海達里安說,越南、馬來西亞及印尼對捍衛主權展現更大的決心,顯示東協日益抗拒任何破壞周邊國家戰略利益及主權權利的協定。

(中央社)

#中國 #越南 #南海 #西亞 #馬來西亞